阅读历史
换源:

755、调任

作品:本港风情画|作者:凋零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0 21:18:49|下载:本港风情画TXT下载
  陆元亨领着曾嬅倩上了船,发现他的两名得力属下已经先一步到场。

  一个是中梦港口总经理黎宝麟,另一个是梦远航运总经理叶承志,这两间子公司成立于1988年初,划在梦之队集团旗下,但各自年营业额都能与梦之队并驾齐驱。

  其实梦之队下辖品牌不止‘中梦’与‘梦远’。

  运动鞋的‘梦一’,休闲装的‘鳄鱼恤’、奢侈品的‘纪梵希’、红酒的‘梦之蓝’,这些子公司的规模不算大,总经理都对陆元亨惟命是从,唯独黎宝麟与叶承志权力甚高,陆元亨对他们的约束力有限。

  高管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

  黎宝麟是陈维云义兄周起邦的老表,他当初帮助陈维云收购葵青三号码头,有功于公司,接任要位并不存在裙带嫌疑,不过他今年已经五十四岁,只想平平安安工作到退休,争权的心思比较淡,来前与陆元亨通过电话。

  叶承志却没有和陆元亨打招呼,这个人是梦工厂管理层团队中的少壮派核心人物,原时空执掌和记港口集团,构建李嘉成港口版图的打工皇帝,今年只有三十岁,深得陈维云赏识与信任。

  元旦节陈维云在梦之队召开董事会,曾和陆元亨提过,准备提拔叶承志为梦之队副总裁,主管‘中梦’与‘梦远’,公司的港口与物流业务都要交给叶承志。

  这像是一个信号,梦之队未来的掌舵人可能会变成叶承志。

  当然这只是陆元亨自己的猜测,梦工厂系的管理结构到底会调整为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去年梦工厂重组后,很多高管换了岗,在各大部门内进行轮值,陈维云像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公司内部最具才干的管理者挑出来,同时剔除那些人浮于事的庸碌之辈。

  这几年陈维云非但没有安插亲属到公司,反而一个个撵走,陈家良与陈宝成父子全都调出梦工厂,到家族办公室打理陈维云的私产,从羊城过来的那批名义亲戚,也已经失去梦工厂的职位。

  陈维云的女朋友就更惨了,连家族办公室的私产都接触不到。

  但公司的部分高管却在搞裙带,随着梦工厂集团的规模越发壮大,员工总数已经膨胀到数万人,不止存在裙带员工,还有一批臃肿部门,必须进行一次清查与淘汰。

  其实梦工厂成立至今,虽说膨胀迅速,却并未遇到太多管理问题,因为陈维云任命的ceo全是原时空最顶尖的一批职业经理人,公司始终在良性的发展轨道上,但他难免会有疏漏。

  这个疏漏就在陆元亨身上,陆元亨在梦之队内部安插的亲信最多,问题也最为严重。

  前几年陈维云对陆元亨的工作非常满意,可是随着梦工厂市值不停上涨,陆元亨的身价越来越高,每年的股票分红远远超过他经营梦之队的年薪与红利,这导致陆元亨越发浮躁,他也丧失了锐气。

  人一旦有了巨额财富,很容易不思进取,陆元亨就是这样,越来越安逸,甚至已经到了不作为的地步。

  陈维云在筹建梦之队之初,曾对陆元亨讲过,未来梦之队服装要从梦工厂主题商店剥离出来,单独经营连锁品牌,结果元旦节开会时他询问陆元亨有未展开这方面的规划,陆元亨答复他,

  ‘梦之队服装在梦工厂连锁店的销售势头逐年翻增,剥离会降低连锁店的利润,严重影响梦工厂的股价。’

  这是一点计划也没有。

  是否影响股价,梦工厂管理层自会评估,这不是陆元亨的责任范围,他作为梦之队ceo,只需要把精力放在如何提升梦之队的利润上,但他没有这么做,这说明他对梦之队没有一个清晰的发展思路,只想抱着总部连锁店的渠道好处得过且过。

  听完陆元亨的汇报,陈维云就开始考虑更换梦之队ceo。

  去年是实施轮值制度的第一年,陈维云没有动陆元亨,今年他会把陆元亨调到梦工厂乐园担任负责人,将军澳乐园的经营已经趋于成熟,营业额非常稳定,目前的经营重心是搞建设,开发大屿山乐园,比较适合陆元亨。

  原负责人谢至荣调过来主管梦之队,这位谢先生是原时空新鸿基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管理梦之队绰绰有余,四年后他要轮值到梦工厂集团担任ceo,到时再让叶承志接管梦之队。

  陈维云手下这批ceo,未来都要在三大集团完成轮换,必须熟悉任何一项核心业务。

  当然不会再包括陆元亨,‘有能者上,无能者下’,梦工厂从普通工人到ceo,谁也不能打破这个规则,陈维云愿意帮助员工们成为富豪,却不会让梦工厂成为富豪们的养老院,无论他是谁。

  “亨叔想喝点什么?”邱舒贞等陆元亨落座,过来招待他。

  “你亨叔中意喝人头马,问什么问,去拿啦。”陈维云不着急透露调职的决定,他会顾及陆元亨的颜面,谨慎操作,等时机成熟,他会和陆元亨深谈。

  两人不是普通上下级,称的上沾亲带故,即使陆元亨将来得知陈维云让他离开管理层的核心,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事情,陈维云给他的回报足够惠及三四代人,这份人情世人皆知,他还有什么不满意吗?正是因为太满意,才导致他跟不上公司的发展步伐。

  “这两年我们筹建了三座港口,深市的盐田港、泰国春武里的兰差彭港、马来吉隆坡的巴生西港,同时收购英国菲力斯杜港货柜公司,加上本埠的三号码头,我们已经坐拥五大港口,年吞吐量约有两百五十万个标准货柜。”与陆元亨打过招呼,叶承志继续汇报‘中梦港口’的情况。

  ‘梦远航运’的运输工具已经储备完成,货轮四十多艘,客轮十余艘,这两年又添购了一批货机与直升机,总运输量接近五百万吨,今后不会再实施重大投资,但‘中梦港口’却要大举扩张。

  梦之队集团没有上市,总体资产与梦工厂玩具大致相当,约有350亿港币的规模,但利润较之玩具要少一半,梦之队各个部门的年利润约是17.8亿港币。

  储备的现金流非常多,八成都会注入到新港口的兴建上。

  陈维云会沿袭和记港口的投资路线,以平均每年三座港口的兴建或并购速度,最终完成在全球二十七个国家与地区、五十二座港口码头的布局网络,他目前的布局还不足十分之一。

  李嘉成深谋远虑,却架不住陈维云的穿越优势,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极具战略眼光的港口投资规划,都被陈维云一眼看穿,并抢了他的先机。

  但局势不断变幻,李嘉成也在改变,如今的李嘉成已经丧失地产与港口优势,投资改了轨迹,开始转向能源、零售领域发展,同时在高科领域试水。

  李嘉成的投资重心到底在什么地方,陈维云暂时还看不出来,他只知道星空集团很快要出售,和记电话公司要重组,李嘉成像是要在传呼机、移动电话、电信行业大展拳脚。

  不过这与陈维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失去地产与港口的财源发动机,无论李嘉成能力再强,都要跌出香江的一线财团行列。

  陈维云自做个人投资,而且目光要移出香江。

  “今年中梦港口有三笔投资,分别在大陆上嗨,加拿大魁北克、加勒比海巴哈马成立合资公司,各兴建一座商业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