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90章 建农科(3更)

作品:我在三国刷属性|作者:闻人夜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12:22:21|下载:我在三国刷属性TXT下载
  191--建农科

  刘夜没想到。

  这一次,真的惹到雪姬。

  即便用那武官的首级,依旧哄不好她。

  至于自热小火锅,更是多余。

  就这样,一路无话。

  抵达幽州无终,已然四月底。

  这一日,午后。

  刘夜没有歇息,召集众人议事。

  “侯爷,若非先生命我留守无终,定将他何进杀的片甲不留!”

  “侯爷,既然何进明目张胆的报复,我等也不必惧他!”

  “就是,大将军又如何?照样打得他哭爹喊娘!”

  “……”

  张飞、赵云、太史慈等人纷纷说道。

  典韦、张辽闻言,则笑而不语。

  “今日大家都在,本侯宣布一件事。”

  刘夜看向众人,“即日起,我幽州开始招兵!”

  招兵?

  除去典韦、张辽,在场众人无不一脸意外。

  “敢问侯爷,这招兵一事,可是陛下的意思?”郭嘉问。

  郭嘉心如明镜,倘若不是陛下开口,刘夜多半不会明目张胆的招兵。

  毕竟,招兵不是小事,多半会引起轰动。

  至少,刘焉那厮会想方设法的上表,状告刘夜意图谋反。

  对于招兵一事,如郭嘉所想。

  但,刘宏没有直言,却支持刘夜壮大幽州,抵御外寇。

  “那些财务,正是陛下有意巩固我幽州,便于抵御外寇。”

  “嘉,明白侯爷之意。”

  “侯爷,既然陛下应允,何不趁此良机,大杀何进锐气?”

  张辽摇头,向刘夜作揖道:“侯爷,实情由末将来说。”

  刘夜点头。

  众人不解,纷纷看向张辽。

  当即,张辽将在回来的路上,自刘夜口中得知的一切,悉数道来。

  片刻后。

  “原来,侯爷招兵,是为了找何进报仇!”

  “没错,雪姬姑娘那一刀,不能白挨!”

  “侯爷,这招兵、训练新军一事,交由何人?”

  郭嘉作揖道。

  刘夜的目光环顾一周,落在张飞、赵云二人身上。

  “侯爷,出力不讨好的事,俺老张可不干。”

  “此话怎讲?”

  “关二哥、成廉的新增将士,皆由我和子龙训练,侯爷却给了他们。”

  “这次不会。”

  刘夜道:“不仅不会,你与子龙无论招多少,皆归你二人麾下。”

  “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

  “言出法随?”

  “侯爷,这可是您说的,不能不算话。”

  “嘿……你张翼德把本侯当成什么人了?”

  “说话不算数,还能当成什么人?”张飞小声嘟囔。

  “好你个张翼德,竟埋怨起本侯了!”

  刘夜故作生气。

  “时下四月底,即将种植庄家。

  你张翼德招的兵,全部去开荒种田。

  届时,不要向本侯要一粒粮食!”

  “侯爷,你、我……”

  “你什么你?谁让你埋怨本侯!”

  “可是我……”

  “翼德,开荒等同练兵,刚好锻炼臂力。”赵云提示道。

  “子龙,别以为本侯说他张翼德,你就没事,也一样。”

  “谢侯爷!”

  “谢侯爷!”

  经过赵云提示,张飞会意,侯爷并非真的生气。

  毕竟,这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还能顺便练兵。

  “侯爷,末将……”张辽作揖。

  “文远自有用处,不急于一时。”

  “诺。”张辽应下。

  “奉孝,传令关羽、成廉,所部麾下若有箭术上佳者,皆编入太史慈麾下,不得有误。”

  “诺。”

  “谢侯爷!”太史慈作揖。

  “侯爷,说起开荒一事,墨先生带来两个人。”

  “墨渊回来了?好,稍后去见他。”

  片刻后。

  在郭嘉的带领下,刘夜来见墨渊。

  “镇北将军,别来无恙。”

  “取笑我?”

  刘夜反问墨渊。

  墨渊轻笑,继而将身边站着的一老一少,向刘夜引荐。

  然而,不等墨渊开口,须发灰白、身穿儒衫之人,率先下跪。

  刘夜见状,神色如常。

  “农家陈珪,拜见堂主!”

  “农家陈登,拜见堂主!”

  陈珪?

  陈登?

  刘夜知道陈珪之名,可对其子陈登之名更熟悉。

  陈珪曾用计谋,联合吕布攻打袁术,且,大胜!

  陈登二十五岁时,被推举孝廉,担任东阳县令长,尊老爱幼,视民如子。

  徐州牧陶谦,邀请陈登出任典农校尉,妥善种植谷物,减少饥荒。

  此父子二人,正是刘夜交托墨渊的任务。

  去年入冬,刘夜赶赴‘上谷’乌桓之时,命墨渊带着‘烈山令’南下。

  这陈珪父子,便是刘夜要找的人。

  “地泽万物,神农不死。”

  刘夜道:“很荣幸,能见到你们。”

  同一秒,刘夜接过墨渊递来的烈山令。

  “堂主,老堂主他……可还好?”

  “他?”

  刘夜嘴角微扬,“吃得饱,睡的暖。

  再去洛阳,定会想办法救他出来。”

  “谢堂主!”

  “免礼,说正事。”

  当即,陈珪父子起身。

  “想必,墨先生南下寻你,已将原因道明。”

  “是。对于堂主所行之事,世间多有流传,令属下钦佩。”

  “战乱将起,只有充足的粮草补给,方能对抗强大的敌人。

  陛下已经同意开荒,进行军民屯田。

  你二人的任务,便是利用农家所学,推行于幽州军民之间。”

  “属下明白,不单单能囤积充足粮草,还能壮大农家势力。”

  刘夜轻笑摇头,“农家不需要势力,只需天下农户有田种,贫苦百姓有饭吃,便是我农家宗旨。”

  “属下受教。”

  “即日起,成立农科,由你二人推行农家思想,促进军民屯田。”

  “敢问堂主,何为农科?”

  “农科,有区别于典农校尉,只需将自身所学无限放大。

  至于地位,陈珪为院长,只听命于我,相关事务呈报郭嘉即可。”

  “诺,陈珪谨遵堂主之命!”

  “你二人先下去,具体推行流程,届时郭嘉自会相告。”

  “诺。”陈珪父子作揖,转身离去。

  …………

  议事厅。

  刘夜居中而坐,看向下首的郭嘉。

  “奉孝,乌桓的马和羊,可否送来?”

  “回侯爷,又送来五千匹战马、五千头羊。

  由于没有全部送来,故而没有向侯爷汇报。”

  刘夜点头。

  就在这时——

  “站住!”

  “你让我进去。”

  “此间重地,岂由你乱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