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20、怎么让老婆的心情变好

作品:霍先生婚姻无效|作者:铭希|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4 06:05:35|下载:霍先生婚姻无效TXT下载
  准备关门,房间里又传来了一声。

  她看向里面,“还有事?”

  “……生日快乐!”

  陆瑶蹙眉,心乱了半拍。

  她关上了门,深呼吸,走了。

  ……

  “思楠姐,你在发什么呆?”安桃敲门好几次,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

  庄思楠立刻抬眸,“怎么了?”

  安桃把手上的文件放到她面前,“这是雯姐让我拿给你的。”

  “哦。好,谢谢。”庄思楠有些魂不守舍,勾了一下耳边的发,翻着文件。

  “你……是有什么事吗?”安桃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庄思楠摇头,“没事。”

  “没事就好。”安桃笑了,“那你慢慢看,我出去了。”

  “嗯。”

  人走了,庄思楠根本没有心情看文件。

  她一直想着莫少辉说的那些话的意思,有些东西她不想去下细了想,可就是在脑子里不停的出现,放大。

  抓着手机走出办公室,进了电梯。

  急忙忙的在外面拦了出租车,“去西木。”

  ……

  “咦,思楠呢?”雯姐站在庄思楠的办公室门口,里面不见人,问安桃。

  安桃疑惑,“刚还在呢。”

  施翩然走过来,“我刚才看到她好像下去了。”

  “出去了?”

  “应该是。”

  雯姐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她看了一眼她俩,“准备一下,开会。”

  会议室。

  霍昀琛扫了一眼众人,不见庄思楠。

  “思楠有事,出去了。”雯姐看出来了,庄思楠出去,也没有跟霍总说。

  “开会。”霍昀琛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进入到正题。

  ……

  庄思楠站在西木公司,她走进去,“我找人。”

  “找谁?”前台问。

  “莫先生。”

  前台摇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姓莫的先生。”

  “那就梁覃。”找上梁覃,他自然能联系到莫少辉。

  “不好意思,梁总在开会。”

  “什么时候结束?”

  “不清楚。”

  庄思楠也不急,直接走到旁边的休息区坐下。

  前台见状,便给梁总的助理打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一个高挑的女人出现在大厅,走向前台。

  “骆小姐,就是那位女士要见梁总。”

  骆绵看过去,微挑了一下眉,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庄思楠听到朝她靠近的脚步声,微微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撞了一下。

  骆绵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一个眼神,庄思楠就跟了上去。

  此时,陆瑶看到了庄思楠背影,很意外她会跟着骆绵走开了。

  ……

  过了好一阵子,庄思楠出来了。

  就这样跟陆瑶对上了眼。

  陆瑶没有避嫌,走向她,“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庄思楠漫不经心,“以前西木只租了一层楼,现在这整栋楼都成了西木的了。见个人,都还要各种通报,发展的真快。”

  一番感慨,更是让陆瑶很奇怪,“你要见梁覃吗?”

  “本来是想找他的,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你怎么会认识才来不到半个月的总裁助理,骆绵?”陆瑶直问。

  果然被看到了。

  庄思楠浅笑,“骆绵?你是说刚才那个把我带到一旁询问的女人?她是梁覃的新助理?长的挺漂亮的。”

  “不认识?”陆瑶有些怀疑。

  “当然不认识了。我跟前台说要见梁覃,前台说梁覃在开会,不见。我就在这里等喽。估计那前台看到我在这里等不是个事,就把那个女人叫下来了。”

  庄思楠抿着唇,微微耸肩,“她问我找梁覃什么事。呵,我找梁覃有事,怎么可能会告诉她?”

  “那你找梁覃什么事?”总觉得她有点奇怪。

  “就想让他牵个线,引荐个人。”庄思楠忽然定睛,微微眯眸,“你怎么会带着质问的语气问我?”

  陆瑶倒也不躲避,“不是质问,是疑惑。”

  “干嘛?以为我会背着霍昀琛,见旧情人?”庄思楠轻哼一声,“行了,也不打扰你工作了,我是翘班跑出来的,得回去了。”

  说着挥手,“再约。”

  她潇洒的走出西木大门,看似无事的坦然,陆瑶还是敏感的觉得哪里不太对。

  庄思楠不该这么轻易的就踏进西木的大门。

  “陆瑶。”任欣盈的声音格外的好认。

  陆瑶收回了视线,转过身,“有事?”

  “余山隧道那边需要有建筑师过去驻守,开会决定,派你去。”任欣盈淡漠的看着她,“一会儿任命邮件会发到你邮箱,你今天回去好好准备,明天出发。”

  陆瑶拧紧了眉头,“我?不是说派王浩去吗?”

  “公司的决定,你有意见?”任欣盈挑眉。

  “没有意见。”

  “那你就早点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着重准备余山隧道的工作。对了,那边的条件是不比京市好,但为了公司,为了广大民众的安全通行,你就多担待了。”

  陆瑶睨着她,心中有数,“工作需要,理所应当。”

  “那就好。”任欣盈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陆瑶站在那里,冷笑一声。

  ……

  庄思楠回了公司,安桃立刻跑过去,“思楠姐,你去哪里了?今天开会,霍总还问起你了。”

  “开会了?”

  “嗯。”

  庄思楠点了点头,“说什么了?”

  “就是说有几个项目,需要跟进一下。”安桃看她,“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感觉你今天上班,不在状态啊。”

  “这么明显?”

  “嗯。”

  看来,是真的很明显。

  “我去看看。”

  她直接去了顶层,走出电梯,先去了贝佳那里探探口风。

  贝佳摇头,“没有啊。霍总没有生气。怎么了?”

  “没生气就好。”庄思楠倚着她的办公桌,抚着胸口,缓了心神。

  “你是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吗?”贝佳疑惑的盯着她。

  庄思楠哂笑着甩手,“哪有。我去看看他。”

  她转身去了总裁办公室,门没有关。

  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去,手扒在门框上,迈开脚步,很轻很轻。

  再往里面,男人坐在办公椅上,双手撑在桌上,那双墨眸很清晰的捕捉到她。

  心脏猛笑,顿时心虚感涌上来。

  很尴尬。

  她嘿嘿笑着走向他,“霍总,您好啊。”

  霍昀琛不说话。

  “霍总,您……吃饭了吗?”庄思楠笑眯眯的问。

  “好好说话。”男人实在是受不了她这模样,放下了手,“去哪了?”

  平静的口吻,未起波澜。

  庄思楠抿了抿唇,咧嘴一笑,“就……出去散散心了。”

  “心情不好?”霍昀琛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在办公室待久了,想出去透个气。”庄思楠冲他笑。

  霍昀琛轻蹙着眉头,“走吧。”温柔的牵起她的手,拿上外套,往外走。

  庄思楠一脸懵,“走哪去啊?上班呢。”

  “出去透气。”霍昀琛拉着她进了电梯。

  “我……”才透了气回来,不需要了。

  这一天天的不工作,被人看到了会说话的。

  庄思楠想跟他做做思想工作,身为大集团的老板,不能没事就想着往外面跑。

  等她要开口劝说时,她已经被他塞进车子里了。

  “霍总,你这样是不对的。员工消极怠工已经有很大问题了,你也这样,那公司还要不要啦?”

  “老婆心情不好,影响老公心情,不能安心工作。所以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怎么让老婆的心情变好。”霍昀琛说完,车子便冲了出去。

  庄思楠叹息,“我没有心情不好。”

  “我感觉到了。”

  “……”

  怎么今天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她的情绪?

  就这么明显?

  车子一路向北,这个时候上班的都在上班,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除了等红灯,一路畅通。

  大半个小时的车程结束,车子停在了海边。

  庄思楠下了车,迎面吹着海风,空气里似乎有海水咸咸的味道。

  海风,海水的味道,空旷的视野,能够洗涤心灵的那丝烦躁。

  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安逸。

  把脑子里那些东西,暂时屏蔽。

  一个深呼吸,内心的浑浊伴随着呼气吐出。

  眼前都变得明亮了。

  身后,一个温暖宽阔的胸膛靠近,一双手从后绕到了她的前面,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

  肩上突然有了重量,他的下巴搁在她的肩头。

  “你心里,藏着事。”没有一丝疑虑,已经做出了肯定的判断。

  完全确定肯定她心里有事。

  庄思楠缓缓睁开眼睛,眺望着平静的海面。

  其实在平静之下,又有怎么样波澜,现在看不清。

  因为被表面蒙蔽了。

  她垂眸浅笑,“好奇怪。今天好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我的情绪有问题。”

  “因为你不是这样的。”

  霍昀琛有些担心。

  其实不是今天,是昨晚开始,她的情绪就不对。

  他猜,她情绪的异样,因为跟莫少辉有关。

  昨晚莫少辉可能说了更多,她隐瞒了他。

  莫少辉……为什么要找上她?

  又说了些什么?

  庄思楠缓缓转身,对面他,歪头问,“你不允许我心里有点事?”

  “允许。”每个人都不该是透明的。

  有自己的秘密,很正常。

  庄思楠眉眼弯弯,“是有点事。一时没有想明白,所以有点反常了。”

  “可以跟我说吗?”

  “能不说吗?”她仰起脸,带着半分祈求。

  霍昀琛沉默了片刻,“好。”

  “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居然有些于心不忍。

  忽然起了风,耳边是“呼呼”的风声。

  原本平静的海面,翻起了涟漪。

  庄思楠转头,盯着那海面。

  只需要一点点的风,就能够掀起一片的波澜。

  在海边站了好一阵子,庄思楠才拉着他往回走,“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男人却没有动,只是看着她。

  “当真准备不办公了?”庄思楠歪头,又拉了拉他的手,“走啦。”

  终于,他动了。

  回程的路上,男人的情绪似乎也有了变化。

  庄思楠看着沿途的风景,不时的说几句,可他一点回应都没有。

  一下子,全都安静了。

  只听得到车窗外的风声。

  风景在倒退,庄思楠收回了眼神,侧过脸。

  那俊逸的五官绷着,薄唇轻抿,一言不发,冷冽淡漠。

  想要说点话逗他,只是现在心上突然压了块石头一样,没有心情去说那些吴侬软语。

  就这样吧。

  她又看向了车窗外。

  车子停在了H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庄思楠推开车门。

  不见男人有动静,“你……”

  “我有点事,出去一下。”霍昀琛说完,便又开车走了。

  庄思楠站在那里,等车子消失在眼前,才收回了视线。

  凝视片刻,她走进了电梯。

  ……

  一直到下班,霍昀琛也没有回公司。

  “你怎么这么怪?”贝佳跟她一起压着马路。

  本来阿枫是要送她们各回各家的,不过被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作为好友,贝佳自然是陪着她了。

  虽然已经立夏,傍晚的风还有些凉意。

  贝佳挽着她的手,“是出了什么事吗?”

  相识这么多年,都对彼此太过熟悉了。

  “有事。”庄思楠停了一下来。

  “很严重?”极少,她会这么认真。

  贝佳很担心,如果不是有什么严重的事,她不会这样的。

  庄思楠又点了一下头。

  “关于叔叔的?”贝佳拧眉。

  庄思楠迟疑了片刻,又点了头。

  贝佳也激动了,“你有叔叔的消息了?”

  “算是有,也算是没有。”庄思楠把那张照片的事跟贝佳说了,也说了那个冯姓的人,顺便也把莫少辉说的那些话,也都跟她说了。

  贝佳震惊的瞪圆了眼睛,“那个姓莫的是什么意思?故意挑拨你跟霍总的关系?”

  “不是故意。”庄思楠喃喃轻语。

  “什么?”贝佳不明白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姓莫的说的还有道理了?”

  庄思楠不语。

  贝佳得不到答案,不由急了,“思楠,你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不清。”庄思楠摇头,“现在一切都只是怀疑,还没有证据。”

  “你到底在说什么?难不成叔叔的失踪,还能跟霍总有关系?”贝佳急得不得,“这肯定不可能啊。叔叔失踪的时候,霍总才多少岁。他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