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零五章 太初

作品:浩瀚仙秦|作者:未名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3 21:57:13|下载:浩瀚仙秦TXT下载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二考便弹指之间过去。

  此时,其实很多考生已经对自己是个什么水准有一个清晰的定位了。

  但是,就像是未来的高考考生一般,他们此时的考试已经不仅是背负着自己愿望,他们还带着自己家族的厚望。

  世界上很多事,不是你觉得自己不行就可以不上的。

  所以三考他们也来了。

  三考考智。

  李春秋将三考的位置定在了太阴学宫之中,这也给了许多已经放弃的考生再考一次的念想。

  如果我不能考进太阴学宫成为那三千学子之一,那么我至少要看看我一直追求的学宫究竟是什么模样。

  太阴学宫以东,咸阳城门以西,无数考生在这里阵列。

  这次,没有秦锐士领考,秦锐士也随着考生一起在太阴学宫的东宫门前排着队伍。

  身着黑衣玄鸟纹饰的赵政站在东宫门淡蓝色的光幕之前,他身侧站的是身着黑衣虎纹的蒙氏二兄弟。

  “诸位进入太阴学宫之中,请谨记莫要胡乱走动,宫中有着师尊刻印的阵法,稍有不慎便是性命之忧。”

  赵政的声音雄浑,警告意味浓重。

  众人低首而拜。

  “谨记之。”

  话语落下之后,太阴学宫那久久被淡蓝色光幕包裹的东宫门光幕缓缓退去。

  赵政转身朝着宫门之中走去,而他的身后蒙氏兄弟缓缓跟上。

  无数的考生与之顺着东宫门鱼贯而入,没有了无尽的蓝光遮挡,巍然大气的太阴学宫直接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雕栏玉砌,环绕的宫楼,带着淡淡的雾气如同人间仙境。

  二十丈宽的汉白玉大道整洁大气,两侧篆刻种种洪荒巨兽,栩栩如生。

  “今日得见太阴学宫,亦是不悔来咸阳一遭。”

  “端的是巍然大气,仙境之风。”

  人群之中的众人只觉得自己双目已然看不过来了。

  在阵阵的赞叹声之中,在赵政的带领之下,众考生沿着大道绕过了六十六阶汉白玉石阶的紫霄宫,走到了太初广场之上。

  太初广场处于无极宫与紫霄宫之间,广阔无比,宽一百五十余丈,长两百七十丈。

  此地仰头望去是仿佛覆压天地一般的无极宫大殿,九十九阶汉白玉石阶之上,李春秋盘膝而坐,俯视众人。

  到了无极宫石阶之前,蒙氏兄弟瞬间停步,唯有赵政一步步跨上了九十九阶汉白玉石阶走到了李春秋身边。

  “师尊,人已带到!”

  “嗯!”

  李春秋缓缓点了点头,然后睁开了双目。

  一刹那整个太初广场之中一道道道文闪烁勾连起来,将整个太初广场勾画出一个个桌案。

  “坐!”

  李春秋的声音响彻在众人耳畔。

  一万余考生纷纷盘膝而坐在纯白的汉白玉大地之上。

  李春秋俯视着众人,缓缓开口:

  “此地之名太初也。”

  “意为无形无相,万物之先也。”

  “汝等亦是第一批来太阴学宫听到之人,亦可坐得。”

  李春秋吹着拂面的长风,似有所感,轻声吟唱道: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今日吾传道于此,不求苍生感之,惟愿诸夏之人有自强不息之念,有钻研刻苦之学,不使得上古人祖帝皇为吾等所作一朝而丧,丧权而辱族;不使得四方之戎夷欺压而无力,通敌而卖族。”

  “汝等需牢记此言。”

  “若有人敢违背之,吾必铐其魂魄,永贬之地狱幽冥之境,受万般酷刑,永世不得超生。”

  李春秋的声音之中带着寒气,铮铮杀气如玄冬之风。

  他要九州人都记着这代价,万罪可忍,卖国族者不可恕。

  整个太初广场之上,众人都感受到那般凛然杀气刺骨,似有万鬼嘶吼。

  让人不寒而栗。

  扫视了一眼众人之后,李春秋的才缓缓将话题转回了今日主题。

  “今日考最后一考,考智力。”

  “此后再无考试,太阴学宫揭榜之日为三日后,于太阴学宫东宫门揭榜。”

  “此考再无分考之说,汝等一万三千四百一十二人同场而考。”

  “此考,吾当授学以阵法之术,学多者胜。”

  李春秋手指一点,半空之中一张巨大的金色阴阳太极八卦图显现出来,像是无极宫上撑起来了一张巨大的道图。

  遮天蔽日,众人昂首才可窥探全貌。

  而同时所有人身前的桌案之上,一道同样的金色的阴阳太极八怪图显示了出来。

  煌煌之声,响彻在太初广场之上。

  “大道,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万道不离其宗,天下所有阵法皆于方寸之内。”

  “阴阳相济,则生变化,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乾、兑为金,坤、艮为土,震、巽为木,坎为水,离为火。”

  “此间阵法而成。”

  李春秋的语速极快,而随着李春秋的讲解,阵法之图快速变换着。

  有些图案闪过之后没有记下,下一句便不知在说什么了。

  范增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这是在考记忆力。

  不过好在他过目不忘,又熟读过《周易》。

  记下来并不难。

  他范增余光扫过不远处的玄都,却见玄都依然面色淡然。

  范增心中暗道:果然,这考试也难不倒你。

  李春秋的声音越发的快了起来,能够过目不忘的众人再也无法分神注意周围人的动向。

  只能专心的盯着眼前的文字图案变化。

  而无法记住上面图案数字不过片刻便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

  这真的可以有人记下来吗?

  华舵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懵圈了。

  一页图自己还有没看完,上面的图案已经连续翻过了好几页。

  而讲解的也从基础到五行变化可能制造出的阵法变化。

  他转头的环视众人,却发现左侧的范增与玄都神色淡然,没有半点的慌张与迷离之感。

  这都比我读竹简都要快了,你们居然可以记下来,你们不是变态吧。

  苍天,你为何要让我和如此妖人竞争。

  华舵低下来了头颅,彻底放弃了考试,只是心中估算着自己大概的名次,不求超凡入圣,只求能够入太阴学宫的大门。

  煌煌之声,片刻不止。

  整个太初广场之中如同洪钟大吕声音掩盖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