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24章 擒张鲁,定汉中

作品:进化之眼|作者:亚舍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3 19:36:22|下载:进化之眼TXT下载
  听到喊杀声越来越清晰,张鲁心中有些慌乱,说道:“现在南郑城已破,只能投降燕公了。”

  阎圃说道:“当初兵临城下之时,仗着南郑城高墙厚,投降燕公还可以得到优待。但现在城池已破,势穷力竭投降,恐怕不是善策。”

  单先生说道:“以我之见,师君不如走南门,逃往巴中,固守城池。等到孙刘起事,袁熙必然撤兵,师君再登高一呼,必定能恢复汉中。”

  张卫听着有道理,也极力劝谏。

  张鲁便听从了三人的劝说,带领亲随数百人,走南门逃脱。

  白晓文的大军占了南郑,很快就扫清了张鲁军的残余抵抗,亲自领军自西向东,进攻东门,接应马超。

  东门的杨任,腹背受敌,不由惊慌。

  白晓文大声说道:“杨任!到了这一步,何不投降?”

  杨任咬牙说道:“休想!”

  但是白晓文的军队已经从内部杀出,登上城头。杨任麾下的弓箭手部队,纷纷跪地请降。

  杨任见事不可为,纵身跳下城头,准备逃走。

  不过斜刺里一军冲了过来,原来是马超得了空隙,重新骑乘一匹战马,追杀而至!他手起一枪,便将杨任刺倒。

  白晓文叹了口气:“杨任也算是汉中少有的忠臣良将,可惜不识时务!”命人将其安葬。

  马超身中数箭,但精神还不错,纵马来到白晓文的面前。

  白晓文道:“孟起中了伏击,是孤之过。幸好孟起勇武,才保无事。”

  马超并没有在这一问题上纠结,而是问道:“燕公,可曾抓获张鲁?”

  白晓文摇头说道:“城中并没有他。”

  马超脸色很难看:“又被这厮跑了!”

  白晓文笑道:“何必这么着急?南郑既破,张鲁又能逃到哪里去?不出两个时辰,必然被我所擒。”

  ……

  张鲁、张卫带着阎圃和数百亲卫,逃向巴中。

  川中地形多有险恶,幸好亲卫们都对本地路况熟悉,否则肯定会迷路。

  行到一座窄道,忽然张鲁神色微变:“前面有人!”

  这话刚刚喊出,就听到一通鼓响,一支兵马列阵而出。

  乔蕊、韩旭、李淑仪、卡蜜儿等人率领一千精锐,堵在了前面。

  乔蕊朗声开口:“张鲁,我家主公说了,你现在投降,仍不失封侯之位。如果负隅顽抗,刀剑无眼,到时候后悔莫及!”

  张卫厉声说道:“量你们这些小卒,也敢拦路!”飞马舞刀而上。

  卡蜜儿双手拔枪,作势要射击,却被乔蕊阻拦。

  李淑仪早已迎击而上,双剑如细雨,一个照面掠过,张卫的战马就飙出了四五道血线,嘶鸣一声倒下,连带着张卫也摔了个滚地葫芦。

  李淑仪脚尖一点,像是腾云驾雾一样横移七八米,再度贴近张卫,双剑如狂风骤雨般裹了上去。

  张卫哪里是李淑仪的对手,无论是拼命反击,还是招架格挡,都无法中断李淑仪水银泻地般的攻势。

  如同小刀割肉,张卫的生命值被不断带走。

  “且慢!”

  “别打了……”

  “我服了!”

  告饶声不断从张卫口中响起,他没想到平地步战,眼前的这个女将居然这么强,让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不过,李淑仪双剑更急更快,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杀了他合适吗?好像是张鲁的弟弟。”卡蜜儿低声说道。

  乔蕊摇头:“队长已经说过了,张鲁可以留,张卫必须死。”

  张鲁看到张卫被压着打,又惊又怕。他虽然会一些道术,但久疏战阵,又不敢亲自动手,只能说道:“别打了,我们投降,投降还不行吗?”

  然而已经晚了,李淑仪的妖火玉佩的火焰伤害,和毒素技能的累积伤害一同爆发,取走了张卫的性命。

  乔蕊这才说道:“张卫贼心不死,屡次蛊惑你对抗朝廷,此事我家主公早有耳闻。如果你想安稳度日,做一个太平侯爷,张卫就不能留。”

  张鲁下马,抚着张卫的尸首痛哭了一阵,然后说道:“我早有归降燕公之心,奈何属下不从。”

  当下乔蕊率军,押送张鲁、阎圃和一众亲随,返回南郑。

  ……

  南郑城。

  白晓文接见了张鲁。

  此时,张鲁仍然有些惊魂未定,毕竟弟弟被当面斩杀!他唯恐白晓文顺手把他也给剁了。

  白晓文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安抚张鲁,说道:“你虽然没有朝廷钦封,但治理汉中多年,保一方平安无战事,人口充实,比起很多朝廷钦封的州牧,政绩都更为出色。今日我便封你为阆中侯,食邑一千户。我会在司州给你准备一座气派的府邸,今后你就在那里荣养余生即可。”

  战败诸侯,能得到圈养的待遇,已经算是不错了,更何况还封了侯爵。

  张鲁拜谢。

  白晓文并不想杀死张鲁。

  张鲁治理汉中多年,还是很得民心的。杀死他,不仅会让汉中之民失望,还会导致后续收取西川时,刘璋心存抵触。

  再说,还有马超眼巴巴瞅着呢。

  白晓文看到马超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对张鲁道:“现在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

  张鲁赶紧点头。

  白晓文问道:“当日马腾老将军死后,你给马超写过一封信,言明放弃关中三辅的争夺。这是谁人教你的?”

  白晓文提出问题后,看到张鲁面色犹豫,便说道:“你不要想着说谎,想必见到那人的不止你一个。我回头去问你的属下进行印证,总有人知道。”

  张鲁连忙说道:“在下岂敢欺瞒燕公?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教我写信放弃三辅,远离是非。”

  马超忍不住喝问:“那人是不是刘备帐下,名叫简雍?”

  张鲁疑惑摇头:“简雍?不是,他自称单福,是荆州人氏,游历至此。”

  白晓文一听单福这个名字,心里就有了数,便问道:“单福是否说过,他现在为何人效力?”

  张鲁摇头:“这个倒是没说过。单福文武双全,颇有智谋,平素我都称其为‘单先生’而不名。”

  “此人现在何处?”白晓文追问。

  “城破之时,单福劝我南逃巴中,固守等待时机。他本来是和我一起的,不知怎的就不见了。”张鲁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