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五章 娘比爹亲

作品:春风染尘红叶翩|作者:梦里欢庆|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17 07:15:32|下载:春风染尘红叶翩TXT下载
  这日,春风趁着送材料的农用三轮车在,准备把借大武家的木板和楼撑树送回去。春风的娘招呼道:“春风,还大武家的板子,用俺家新板子还他家吧!他家的旧板子,留着盖锅屋用也一样。”黄秀群觉得还人家东西,总不能亏着人家。

  “娘,我知道呢!我问了瓦工师傅,他们说那旧板子能做瓦格子用。就是他们说把这堆板子的地点腾出来,这两天他们老板安排把这间锅屋盖起来。”春风对娘说着。

  “大武哥,表叔去哪呢了?我来还你家的板子和楼撑子,要不你来点点数吧!”跟农用车一起来到大武家门口的春风,等车子自卸掉木板和树走后,走到大武家堂屋,对着正抱着小孩的大武问到。

  “俺爹去田里看水了,你这还来了哪用点数的。我把小宝宝给小珍带着,我来帮你一起堆。”大武听到春风的话,忙喊着小珍,要她带下孩子。

  “大武哥,小珍嫂子她不是在坐月子吗?你喊她出来干啥?你带着孩子,我自己堆好,你到时点下数就行。”春风对大武阻拦着。

  “呵呵,小珍她大前天都满月了,她是去楼上阳台给小宝宝晾衣裳呢!”跟着春风走到外面的大武回答到。

  “你说小珍嫂子都满月了?这还真快啊!上次你不说等小珍嫂子满月了就出去,你这准备啥时候走?”春风一边堆着木板,抬起头看着大武问道。

  “我这准备过三五天就走,可小珍她,想让俺在家再多待几天。俺也不舍不得孩子,可不走在家咋办?”大武亲了亲怀里小婴儿的脸,流露出一种不舍。

  “小嫂子舍不得你呗!你就在家陪着她娘俩一年,明年再出去好了!说不定明年又能来个小的呢!”看着大武舍不得的样子,春风笑着说。

  “去你的!你在家蹲着,还真变坏了,你是不是想你家的大小姐了啊?说真的,我也舍不得小宝宝,可这一晃都快半年没出去混钱了,我总不能让自己媳妇和孩子还靠俺爹娘养活吧?在家里不是个事啊!”大武对春风开了句玩笑后,认真的说到。

  “呦……这有了小孩还真不同了,完全像个大人的样了嘛!”春风感觉大武自从有了孩子后,还真成熟了不少。

  “这不成熟不行啊!我总不能让他娘俩在家跟着我受苦,让俺爹娘养活着。我不好好混钱,总靠父母养着,那我以后还混啥人。”大武认为既然成了家,就该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

  “春风,你过来了啊!刚才我在楼上看着你来了,你家不是有人干活吗?你哪用急着还来的。”小珍走过来,接过大武怀里抱的孩子,问着春风怎么没在家帮忙,却急着来还板子。

  怀里没有抱着孩子的大武,走到春风跟前,掏出烟递上一根说道:“刚才抱着小孩子,我也没拿烟给你。”

  “我就看你抱着孩子,想着不能熏到小孩子,才没掏烟给你。用了你家的东西,哪能还让你掏烟。来,抽我的。”春风拿出自己的烟递上一根给大武。

  递过烟后,春风又看着小珍张开嘴:“小珍嫂子,这一眨眼,你都生了孩子满月了哦!家里今个干活的人少,等着把地点腾出来盖锅屋,家里有娘照应着,我就趁着送材料的车在,正好给送过来,省的临时又要把板子转到一旁。”春风对小珍回答到。

  “听大武说,你家房子盖的好俏巴,我还想着这两天上去看看呢!这几天总是风大,我也不敢抱着小孩子上去。”小珍似乎很想去看看春风家的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俏巴啥啊!这只不过样式上和你家的有些不同,其他的不都还是一样。听大武哥说,他过两天要出门,你这两天等没什么风时,和大武哥一阵(起),到我家吃顿晌(中)饭呗!我家盖这屋子,可没少找表叔和大武哥帮忙受累。”春风想着大武要出门,这一走又是到年才能聚到一起。盖房子时没少找大武给自己家帮忙,小珍嫂子满月了,怎样也得叫人家小夫妻俩一起去吃顿饭。

  “春风,我就爱听你这样的话。你叫我喝酒,我可一定去。”帮忙堆着木板的大武立马站起来笑着说。

  “你是一听到喝酒就来劲了,我要是春风,就懒得找你做活的。做活不行,喝酒到是行!”小珍白了眼自己的男人说道。

  “小珍嫂子,大武哥不仅喝酒行,干活也行啊!还有他对你的心疼,可更没得说哦!你都不知道……”春风对小珍说着,大武在给自己家帮着忙时,怎样对自己说想着以后要让小珍少受苦。

  大武听着,在那“嘿嘿”的笑着,“我说着玩的!说着玩的你还当真啊!”

  “就他?还心疼我呢!听到孩子一哭,就往我怀里送。他要真心疼我,怎不知自己哄着孩子?”小珍看着大武,脸上露出微笑的说到。

  “我……我越哄,他就越是哭。一到你怀里吃着奶,他就不哭了,我这能有啥办法呢!”大武脸一红,似在为自己辩解着。他也实在无奈,自己没有奶水喂孩子啊!

  “你就是找借口!那有时我接过来他也没吃奶,不也不哭了?还是你不知道哄孩子,以没有奶水喂他找借口。”小珍可揭露出大武这个爹做的不合格。

  “小珍嫂子,这孩子都是跟娘亲,跟爹远些。你这不能错怪大武哥,你看大武哥这大了,不还常把娘挂在嘴上,你听他有几回是把爹挂在嘴上的。”春风说的可真是实情,大多数孩子对娘总是要比对爹要亲近些。也许是母亲孕育了自己的生命,喝着母亲的**长大,让孩子与母亲之间有着骨肉相连的熟悉感和温暖吧!

  “春风,这话算是说到我心里了。我到现在,俺是想着娘的时候要比想着俺爹的要多。你说这也奇怪,怎么孩子都爱娘,不爱自己的爹呢?”大武似乎有些想弄明白这个问题。

  “我对你讲是怎么回事,你们男人抽烟喝酒,一身的烟酒味,孩子肯定不愿让你搂着呗!”小珍憋着笑,对大武说着原因。

  “哦!也是这样!难怪小孩子都爱偎着娘。我就说呢?怎么这么小的孩子,都不喜欢我。”大武如梦初醒的点头说到。

  “大武哥,你这要是借了烟酒,估计孩子会喜欢你哦!”春风故意说到。

  “你说的是真的?你要我这立马借了烟酒,我……我可……”就在大武说着的时候,孩子哭了起来,小嘴往小珍怀里拱着。

  一看孩子要吃奶,小珍毫无回避的掀开衣服,喂着孩子。还说这真管用,孩子一吃到奶,立马就不哭了。

  春风倒是有点难为情,忙低头堆着板子。

  母爱的圣洁,不含有任何一点的羞耻。只要让孩子能吃饱睡好,作为母亲的她们觉得这才是自己首先要考虑的。

  孩子吃饱以后,在小珍的怀里睡着了。小珍搂着孩子往屋里去,想着把孩子放在床上,自己抽出时间把家务做做。女人,当娘的女人,她们为了孩子怎样的付出,为了家怎样的操劳,在这里就能看的出来。

  堆好木板和树的春风,对着大武说:“大武哥,你点点数对不对?”说着又掏出烟递给大武。

  “春风,我怎么觉得这板子比原来堆在这里还多了呢?我不用点就知道,你多还了是吧?你这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家借给你用,想着要多要你还点?”大武看着堆在面前的板子,立马就能感觉出比原来要多,这会有些生气的看着春风问。

  “大武哥,我家盖好了屋子,板子留在那也是当柴禾烧。这放到你家这,小武结婚之前,你家肯定还要给他盖屋子,正好能用的着。”春风承认自己是多还了。

  “不行,多的你拉回家!你这可真把我看的太小气,爱占便宜了。”大武不愿意接受春风多还。

  “没多一点,拉都拉来了,你还让我搬回去,你是嫌我累的不够还是咋的?你要再说不要,我可生气了?我可听他们说了,就是租人家的板子用,一间还得两三百块钱呢!我这又不给你钱,只是多补了些板子还回来,你还生啥气?你是不是要我也给租金,你才高兴收下?”春风看大武不要自己多还的板子,转过方式问大武。

  “你说的是啥话了!我要想着找你要钱,我还能是人吗?”大武急于表明自己可没这想法。

  “那不就得了,你没想过找我要租金,我也没想过给你。这多还几块板子,你还要说什么?你要再这样说让我搬回家,那就是要我付租金了。”春风把大武饶进去。

  “我……行!你多给,我收着,这总成了吧?”大武不好再说让春风把多余的搬回去,他怕自己真的再说,春风会真的给自己钱,那可真的显得自己贪财了。

  “哈哈哈哈……这才对嘛!好了,我也不和你说了。等表叔回来,你帮我对你爹说声,真的多谢你家这样帮我。你看明个或哪天,反正在你出门之前,你两个一起去我家玩,正好一起吃顿饭。”春风想到家里还有许多事要做,不能在这和大武聊天了。

  “这个我不反对!明个要是天气好,我和小珍一起去你家玩。至于你要说多谢的话,留着你自个跟俺爹讲去,我可不给你带这话。快回你的家吧!赶紧盖好房子,你也好早点去见你的大小姐去。”大武说着又开始不正经起来,让春风赶紧回家去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