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七章 险中富贵

作品:春风染尘红叶翩|作者:梦里欢庆|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19 08:36:08|下载:春风染尘红叶翩TXT下载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大武夫妻抱着孩子来到春风家。今天建筑队就来了两个大师傅和一个小工,春风也在帮着忙。

  “春风,你家这房子比俺家那好看多了。你这准备接着装修好吧?”站在春风家新房外面的小珍,对着春风问到。

  “想是这样想,这都是借的钱,怕借多了还不起呢!”帮着拌好水泥砂浆的春风,洗了洗手走到大武和小珍面前。

  “你这找谁借的啊?人都是你的了,钱还用你还?赶紧把房子搞好,过年把人家娶到屋,给你暖被窝呗!”大武笑着接过春风递来的烟说道。

  “你这张嘴啊!我都怀疑,小珍嫂子是不是你骗来的!”春风对大武这张嘴算是彻底服了。

  “瞧你啥话了!我这能是骗你嫂子?我对你嫂子这是真爱,你懂不懂?”大武瞪着春风说。

  “你这张嘴说出的话都像真的,行了吧?小珍嫂子,到上面老屋跟我娘拉拉呱去,晌午在这吃这,可别说走的话啊!下面干活灰尘多,等下别眯着小孩的眼睛。”春风说完大武后,招呼小珍去上面老屋跟娘叙叙去。

  小珍笑着点点头,“你是让我去上面,想和大武你俩好好吹会牛对吧?那我上去看看婶去,你俩好好吹会,过两天大武走了,你们想在一起吹牛也要等到过年的时候了。”小珍说完,搂着孩子往春风家老屋走去。

  “大武哥,你真过两天就出去?舍得小珍嫂子吗?”等小珍离开后,春风坏坏的笑着问大武。

  “舍不得能有啥办法?我不能只想着搂媳妇,不把这日子过好啊!我跟你说……”大武说着他对生活的现在认知。

  “大武哥,真看不出来,你这可真的变的知道过日子了。你这出去,准备找啥活?还是去找厂?”春风觉大武得现在去进厂,是不是有些难找到活。

  “俺叔他们不是这次回来,忙好田地里的活又要出去打(破)桩了吗?听说那个挣钱快,我跟俺叔说了,他说带着我一起去,干一年,工资肯定要比厂里高几倍。你说我现在不好好混钱,小珍和小孩子两个人在家咋办?”

  “大武哥,那活可是很累人又危险,小珍嫂子同意你去?依我说,你还是找个其他的活干,收入少点,安全才重要。”听到大武说打桩,春风想起了因破桩死去的爹,有些想让大武不要干这么危险的活。

  “春风,你说我这除了力气,一没手艺二没学问的,除了干这样粗活累活能来钱快些,还能去做啥来钱快点?现在不是我没结婚一个人时,我这还得养着两张嘴要吃饭啊!”大武为了家里的大小,觉得自己累点倒无所谓。富贵险中求,自己除了力气没有其他特长,只有在风险大的工作中,才能挣到高工资。

  春风张开嘴想劝大武,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想了想后说道:“那你自个可要多注意安全,挣钱养家是重要,但自个安全更重要。”春风明白,依他们这样家境和身份的人,如大武说的一样,除了做这样脏些、累些、危险性大些的工作能来钱快点,其他真没有能更好的多挣些钱的出路。

  “嗯!我知道呢!我这为了小珍和儿子,也得注意着安全啊!还是你命好,找了个有钱的媳妇,不用像我这样为了养活家靠卖力气。”大武羡慕着春风说到。

  “大武哥,人家还在上大学,再说了,看不看得上我还不一定呢!哦,对了!你说到甜甜我想起来了,三丫姐的毛病治好了,这两天甜甜就送她回来呢!”春风想起了三丫姐治好了毛病的事,觉得应该先告诉大武一声。

  “你说三丫姐她不傻了?真的?那熊叔知道了吗?这下熊叔和熊婶可高兴坏了。”大武有点不敢相信三丫真的治好了。如果三丫真的不傻了,那熊叔老两口肯定要高兴笑的合不拢嘴。

  “我还能骗你不成?昨个我都对熊叔他俩说了,他们当时听到,你都不知道有多开心。”春风说到这,脸上依旧是掩藏不住的高兴。

  “我们听到都高兴,莫说熊叔他俩了。三丫姐明个啥时候能回来,我这肯定要第一时间过来看看。”大武想着看看三丫好了后的情形。

  “他们回来,估计也要到晌午过吧!我这帮他们泥拌好了后,在这也没我什么事,走,到老屋里去坐着说。”春风对师傅们招呼过后,带着大武往老屋去。

  大武见到甜甜,立马报喜的说着三丫治好了病要回来的事。

  “真的啊?那太好了!你出门,这下三丫姐回来我有伴了。”小珍想着三丫病好了,自己以后也可找三丫一起说说话聊聊天。

  “三丫是个苦孩子,这下好了……”洗着菜的黄秀群说着对三丫怜惜。

  “我明个在门口看着,只要三丫姐回来,我就上来看看她。”小珍决定明天在家门口看着,等着三丫回来后,上来看看三丫。

  中午,大武夫妻俩留在春风家吃中饭。

  让春风去喊师傅吃饭后,看着小珍怀里睡着的的孩子,黄秀群说道:“小珍,你要不嫌俺床脏,把小毛头放到俺床上睡着,你也吃个安顿(轻松)饭。”

  “婶,我怎么会嫌弃你床脏呢!我家这个小坏蛋择床。在家睡得再着,还没放到娘他们床上立马就哭起来。我还是抱着吧!放到床上后,我是更没法安心吃饭了。”小珍脸上满是疼爱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宝贝,露出淡淡的笑容。

  “呵!这个小坏蛋,这么小就能知道不是他自个的床啊!小时候就这么机灵,这长大了肯定聪明。”黄秀群看着小珍怀里熟睡的孩子,小声的笑道。

  “婶,你也不看看他爹是谁!我大武的儿子,那还能笨吗?”大武脸皮够厚的自夸着。

  “就你能吹牛!小宝要真的像你,这以后家里有你父子两个吹着牛,那可没安静的时候了。”小珍看着没羞没臊的大武,含笑对大武说到。

  “婶,你看我能是吹牛的人吗?你看看小珍把我说的……我就不是稍微夸张了些而已。”大武居然还厚着脸让黄秀群证明自己不是吹牛。

  “不像,俺看着不像!”黄秀群笑着说。

  大家吃过饭,小珍把孩子送到大武怀里,想着替黄秀群洗碗。可孩子还没到大武怀里,立马哭起来。

  “婶,我想着帮你收拾呢!你看这个小坏蛋……”小珍无奈的只好又把孩子搂进自己的怀里,对着黄秀群说着。

  “小珍,有春风帮着俺,哪还用你帮忙的。这带孩子可不是轻松活,你这整天抱着孩子可都够累的,俺哪能让你再帮俺干活。”作为女人,黄秀群可知道带孩子的不容易。不管白天夜里,孩子啥时醒,你得啥时候搂起来哄着。白天孩子睡着了,还得趁这会工夫收拾着家里。要是有人帮忙带着照看还好些,要是没人帮忙都是自己一个人带,那可真的是比在地里干活还累。都说女人带孩子是轻松活,那是他们根本没带过孩子。

  “大武一开始还说我带孩子,比他干活舒服呢!想着他白天做活累,孩子晚上闹狠了,我才喊他起来倒个水冲牛奶啥的,他还说我故意不让他好睡。”小珍说着大武的平时表现。

  “大武,不是婶说你,你这样可不对啊!女人家带着这样不会说不会走的孩子,可不比去地里做活轻松。晚上你可不能都让她一个人哄孩子,你也该心疼你自个媳妇些!”黄秀群一听,觉得自己该说说大武。

  “婶,我知道了!一开始我是不知道,以为这么小的孩子还不好带,不就喂个奶把泡屎尿,换个尿布啥的。这时间一长,我算知道了,这全不是那回事啊!这带着小家伙,可真的累人。”大武抓抓头说到。

  “这下你知道了吧?听小珍说你过两天准备出门,你想想你这一走,白天有你爸妈一起带着孩子还好,晚上就小珍一个会是多累?”黄秀群看着大武问。

  “我跟我娘说了,到时让她晚上在我们屋里睡,帮着照看小宝。不然就小珍一个,又是哄孩子,又是倒水拿东西的实在不好弄。”

  “那这样就好!就是让你娘要累着点了。你们去堂屋陪他们几个坐会拉拉呱,俺来洗碗去。”站在门外廊檐下的黄秀群,看到春风把碗筷收拾到厨房过来后,对大武夫妻俩说到。

  “婶,让大武和春风他俩去堂屋陪他们说话,我和你去锅屋里坐。屋里他们吃(抽)烟,熏着小宝。”小珍就是看着工匠师傅们抽烟,这才抱着孩子走出来的。

  工匠们吃过饭,歇了半个小时后又去干活了,春风跟着去帮忙。

  大武夫妻俩陪着黄秀群聊到一点多,这才打过招呼,一起带着孩子回家。

  晚上,黄秀群问春风,“春风,明个你不去街上接甜甜她俩吗?”

  “娘,我也不知道她们啥时候能到街上,我这啥时候去接?甜甜说了,他们直接叫车送到家门口,我不用去的呢!”

  “你不去接她,那行吗?她这回过来了,红叶也不在家,到时咋睡?”黄秀群的意思是想让春风和甜甜晚上睡在一起。她看到大武一小家子时,心里其实挺想着春风早点也能这样。

  “娘,她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到时您和他睡一屋吧!”春风好像听明白了娘话里的意思,脸一红对娘说到。

  “她会愿意让俺陪着她一起睡吗?俺看还是你晚上跟他睡一屋吧!”看到春风不开窍,黄秀群只好明着说出来。

  “娘,我是男的,怎么能和她一起……我去下面看看,阳台上水泥都盖好了没有,晚上要是下雨了可就淋坏了。”春风红着脸,拿着电筒找着借口离开。

  看着春风带着害羞的模样往屋外去,黄秀群笑了笑小声说道:“这孩子,脸皮还这么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