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97章 外国大佬

作品:真龙|作者:青狐妖|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6 02:20:05|下载:真龙TXT下载
  苏木捷力的消息价值重大,让秦尧知道了虫洞对面的反向界发生了重大变故。魔族皇朝已经派大军接管了虫洞,而凭借魔朝的恐怖势力,有可能来一场魔族入侵。

  “大师,您这下怎么看?”秦尧问佛尊的意见。

  你不是默许赞同大家都去魔界冒险吗?去吧,对面有数不清的魔族大军等着你们。那边不仅仅有几十上百位尊级魔族,甚至还有屠杀尊级如杀鸡宰羊的巨龙。

  但同时秦尧也知道,哪怕危险再多,大家的野心依旧不会熄灭。成为血宗级的强者,这是何等诱人的目标,而且遗族世界从不缺乏冒险精神。

  佛尊摇了摇头:“一旦魔潮来袭,我们正界危险啊。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们猎人公司一家可以决定的了,老衲建议邀请教尊和道尊一起来商议一下。”

  四大派系的高手都来商量一下,其实也就等于四家都能够参与到这件事上,都具备了一定的决策权。

  老和尚真会找机会。

  但要是不同意的话,猎人公司能防备得住魔朝大军吗?到时候的损失会何等惨重。

  秦尧没有反对,电话上宇文天河也做出了开放的姿态——大家可以坐下来谈,但是大原则方向的事情不要动摇。

  毕竟猎人公司原来也是有底线的:真要是撑不住的话,会请安全局调动军队!反向界的魔朝高手再猛,甚至哪怕有巨龙之类的怪物出现,现代热武器的威力也够牠们喝一壶的。

  不过这样一搞事态就完全乱了,全世界恐怕也会陷入恐慌之中,只能说是最后不得已的策略。

  于是第二天下午,四大派系的头目就都到了见龙湖旁。教尊似乎比上次战斗时候稍微老了一点点,但依旧面如冠玉,时间的残酷性在他身上似乎没有体现出来。

  现如今大家已经开始适应新的身份和关系,见面之后不再是敌人,秦尧还觉得有点小小的尴尬。但宇文天河和教尊却已经再度亲切寒暄起来,让秦尧觉得这些老家伙们果然是历练出来的脸谱。

  道尊太微真人依旧世外高人般出尘,看得出跟佛尊关系相当不错。佛道两家被圣教压制千年,一直以来要么明着合作,要么暗通款曲,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生存。

  作为当今华夏遗族第五位尊级实力者,秦尧也得以有资格旁听此次会议。

  以前大家都以圣教的态度为准,而现在圣教的威严不再,而且遗族界的形势形成了多头并举的态势,所以大家也就相对公平民主了一些,在场的尊级强者每人一票看意见。

  而讨论的首要内容是该进反向界,还是不进;

  假如大家都不进,那么四家就该联手做好防御;

  假如确定进去,那又该怎么分配名额、保障安全和公平。

  “秦尧年轻,算半票。”宇文天河真是大言不惭,仿佛他们这边吃亏了一样。事实上四人本就是二对二,剩下秦尧这个算半票还是一票,意义还不是一样的。“当然,主要是我们这边有安全局的同意,所以多半票也是应该的。”

  佛尊和道尊对视一眼,心道你就这么孬吧,那我们两家也就不客气了。

  原本这件事准备让佛尊打头阵,表示赞同去反向界,道尊来一个弃权。而圣教正在跟猎人公司硬怼,所以肯定站在猎人公司的对立面。

  这么一来,两票赞同、一票反对、一票弃权,通过。

  现在你宇文兄竟然把秦尧拉来当半票,行啊,那道尊不弃权了,直接通过不就行了。到时候三票对一票半,你们还是不行。

  这两位出家人哦,入世争霸的心还真重。

  只不过在表态的时候,这两位就呆住了,连秦尧也有点意外——教尊竟然也不同意前往反向界!

  这下好了,教尊、宇文天河本就两票了,秦尧这半票加上之后,佛尊和道尊随便怎么折腾都翻不起浪花来。

  秦尧由此联想到了反向界的形势——既得利益的当权者如魔皇,当然希望现实稳定最好;但是那所谓的七大家族,却非常想把水搅浑搏一把。

  为什么?因为没有外力的介入,没有突如其来的机会,阶层就是固化的,下层的就永远没有机会。

  连续两次魔朝更迭,不都是因为偶然外力的介入?第一次是十殿皇朝的太祖们获得了神血,第二次皇朝更迭则是因为神龙皇朝的皇族获得了巨龙的庇护。

  神血、巨龙,如今出现了“敌体”,这是足以掀翻现有阶层划分的又一次划时代重大外力。

  那么现在的正界之中,不也是同样的形势?

  圣教自然希望继续维持千年不变的局面,这样才能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现在越是出现了不利局面,就越需要进一步稳定。一个墨家就够圣教发愁的了,要是佛门和道门再失去了掌控,圣教还怎么混。

  至于猎人公司或者说墨家,估计也是这样的心思——我辛辛苦苦奋争了两千年,这次总算要大翻身了,你们佛道两家要是趁势崛起了,那未来的变数就太大了。

  因为寻找敌体这种事,恐怕更多的需要看运气。而若是豁出去脸皮和反向界的魔族勾结,或许容易找到更多的敌体,那样同时还需要看人品底线。

  无论如何,在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大问题上面,墨家也会觉得维持现有状态会比较好。反正墨家现在已经强势崛起,也即将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了。

  秦尧想到这一层,才意识到宇文天河和教尊事先恐怕商量过了。两位大佬的意思,估计就是咱们两家可以继续斗,斗到最后谁赢谁输各安天命,但不能让第三方得利。

  要不然的话,宇文天河在已经得到安全局支持的前提下,会认同召开这次会议?

  果然是群老狐狸……秦尧想了想,心中暗笑,要是自己一直跟这群大佬们在一起混,迟早会变成一个阴谋家。

  只不过这些事情不能拿出来冠冕堂皇的当理由,只能存在心底。所以道尊眯起眼睛笑问:“哦,教尊大人的理由是……?”

  教尊:“虫洞的通过人数有限,每月开启日据说顶多通过几十个人。几十人,就算是我们这边最强的高手,进入反向界也无异于一把盐撒到了大锅里,看都看不见。”

  宇文天河补充说:“假如以前是对方几个家族偷偷摸摸防御着,咱们还有突围出去的可能;但既然是对方的魔朝大军把守,去了之后危险更大。”

  教尊:“另外,反向界达到尊级的强者也太多了,查的清的几十个,加上可能隐藏的恐怕人数过百。咱们遗族世界的人去了,怎么战?十万魔族组成的大军,咱们这些遗族不够给人塞牙缝的。”

  很显然,宇文天河甚至已经跟教尊互通了消息情报,不然教尊不会掌握得这么清楚。为了共同利益,敌我关系随时可以妥协一下。

  道尊不冷不热地笑道:“教尊大人和宇文兄掌握的消息可真够细致啊,可见我们两个方外人士还是太孤陋寡闻了。”

  宇文天河也够腹黑,笑道:“太微兄一心向道,龙树上师志在研修佛法,哪像我们这等俗人整日为俗务所累,自然要接触好多烦心事。”

  道尊扭过头去不置一词。

  现在就算他和佛尊一同反对,表示将秦尧的半票踢出去也没用。实力才是最关键的,圣教和猎人公司一旦共同决定的事情,佛道两家无法掀翻其决定。

  但是就在这时候,外头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腔调别扭的中老年男声,似乎发音不标准的外国人。声音悠长,腔调拉得有点装的意味。

  “李诚镛幸见各位大人。”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口音不标准的男人说话,只不过这人说话更冷,语速也更急促简洁:“武田信来访。”

  连教尊都微微色变,宇文天河的惊异表情也显示出了他对此事毫不知情。似乎疑惑地看了看佛尊和道尊,意思是你们请这两位来的?

  李诚镛,高丽国曹溪会的会长;

  武田信,倭国神道宗的大祭司!

  虽然曹溪会和神道宗表面上隶属于圣教体系,并且一旦聚在一起的时候,这两位排名也在怀仁殿的殿主之前。但是,这两家是彻底的独立运转。

  而且在安全局的体系之内,他们两家和圣教、猎人公司以及东南遗族自治委员会一起,成为安全局的集体会员单位。这种待遇,连佛门和道门也比不上。因为在安全局的序列之中,佛门和道门才是真正由圣教直接代管的。

  至于说李诚镛和武田信的实力,当然也是尊级的强者,同时也是本国遗族之中毫无疑问的最强者。

  这下热闹了,一个小屋子里面聚集了七个人,竟然六个都是标准的尊级,剩下秦尧虽然境界不到但比一般尊级还能打。这帮人,当数东方世界的最强组合了。

  李诚镛不紧不慢地走进来,是个身穿有些佛门风格衣服的中年人,当然实际年龄也比容貌显示得大得多。身材均匀稍高,双目明朗如星,手里盘着一串晶莹剔透、不知材质的手串儿。但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一件法器。

  武田信是个五短身材但身体粗壮的中年男子,双目炯炯眼窝身陷,似乎带有一股天然的侵略性。他身穿一袭神道宗的白袍,头戴黑色峨冠,穿得这么正式恐怕就是以官方身份来谈事儿的吧。

  李诚镛不阴不阳地笑道:“各位大人是在讨论是否进入反向界的事情吧?我和武田大祭司商议了,我们赞同进去。”

  武田信首付刀柄点了点头:“同意。”

  呵呵哒,形势好像有点小乱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