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518.剑拔弩张

作品:天下无敌|作者:么么|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1 07:50:42|下载:天下无敌TXT下载
  场中气氛紧绷,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除了叶昊偶尔还吐口血之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很多人都看出来了,叶昊这血吐得好像不太对头啊?但就算有问题,刚刚谁让你张如济出手,他现在不管真的假的,你就得负责。你一个上品对一个下品出手,这就是没道理!

  就在大家还在研究什么道理不道理的时候,临边大酒店之外,有数道强大无比的气息再度降临了!

  “叶昊,你一个进化界的小辈,就这般胡乱攀陷,你真的以为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你了?”

  酒店之外,此刻有人厉喝开口,来人一落地,气势就狂暴到了极致,有一种先声夺人的味道。

  一股强大的威压,此刻直接向着叶昊所在之处压去!

  一方面是试探,看看叶昊是否真的受伤那么重,另外一方面则是不忿,区区一个下品而已,就敢攀陷古武界元勋级别的人物,这就是重罪,至少在来人看来,这就是重罪!

  此人气势无比凌然,但是下一刻孙文彬却冷哼一声一步迈出,此刻体内同样是气势滔天,可怕的波动直接将临边大酒店掀开了一半。

  好在此刻大酒店被苏式财阀包下来了,上面早就没人了,掀翻了就掀翻了吧。至于那临边大酒店的经理倒是和没事人一样,这么多高手在,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今天临边大酒店不毁也得毁了。

  “杨天瑞,你这是要找死么?”孙文彬冷冷开口,眸光之中锋芒纰漏,“七品又如何?今日我斩你,谁也拦不了!”

  “杨天瑞,谁给你的胆子!”同一时间,雷天路和宗玉山也是站了出来,一个个身上都是金色光芒璀璨,虽然都是六品而已,但却丝毫不惧怕此刻前来的七品。

  至于公孙然两人则是没有开口,他们是八品,没必要开口说什么。

  倒是叶昊面色一白,似乎被威压所慑一般,体表和面门之上都是浮现了一丝淡淡的裂痕,此刻他惨笑一声,道:“这就是古武高人,随随便便走出一个上品都能欺压下品,这就是古武所谓的武道精神?”

  数道气势,此刻在半空中交锋,双方剑拔弩张,估计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了。

  下一刻,半空中骤然传来了厉喝,道:“真的以为我江南省是无人之地?一个个想来就来,想要动手就动手?谁敢在此地出手,信不信我第一个斩杀他!”

  来人面容冷峻,从天而落,看着正在对峙的几人,冷冷道:“我江南省无上品,我周胜军非上品,你们就将我江南省当作法外之地了?”

  来人赫然便是江南省省主,也是华夏国省主之中唯一的一个六品巅峰,周胜军。

  临边大酒店之外,杨天瑞脸色同样难看,沉声道:“周省主,非我古武一脉要挑食,而是这叶昊,分明是小辈之间的一次简单交手而已,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张师兄,张师兄什么性格你周省主会不知道?在我看来,这并非是污蔑,而是栽赃陷害了!

  我古武一脉虽然已经有百年不曾真正出世了,但不说百年前那一战,就说这百年来,我古武一脉多少人隐藏身份,深入深渊,为人类战、为华夏国战!

  张师兄早年的时候,甚至在魔都深渊中与对手死战不退,毁掉了自己的根基,这些年来深居简出、耗费了无数的资源才再度七品!

  而这样的一个人物,这样的一个无名英雄,却被一个小辈如此的肆意污蔑,在这情况下,我们古武一脉连愤怒都不行吗?”

  杨天瑞怒道:“区区小事,引来诸多强者对持,这与我古武一脉何干?若非黄口小儿步步紧逼,我们岂会出手?”

  众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硬要说的话,这事好像是叶昊这边做得不太地道。

  不过大家被杨天瑞镇住了,叶昊却没有被镇住,而是笑了笑,道:“敢问这位杨天瑞杨前辈,来自何门何派?”

  “八卦门长老……”

  “好,杨长老,没有人否认你们古武一脉的副处和贡献,不管是百年前也好,百年来也罢,只要你们真的下过深渊,那么对人族就是有贡献的,这一点谁都必须肯定。

  您也不用一来就先给我一个大帽子,您是七品强者,更不用给我一个小小的三品一个下马威。

  是非功过,大家都有耳朵、有眼睛,自有论断,我叶昊到底是否栽赃,我叶昊到底为何如此行事,大家都能看到!

  而且,你一来,就如此情绪激动,想要用威压压我,你是在试探我的伤势,还是想要杀我?

  而什么人最想要杀我!邪教徒!就在几天前,邪教因为我在魔都死了两个七品、一个八品,此刻邪教恨不得把我抽筋拔骨,在这情况下,你一出现就准备镇杀我,我是否应该怀疑,你是邪教中人?”

  “放肆!”

  “你才放肆!”孙文彬眼神冷冽,杀气冲天,“我孙文彬的学生,什么时候轮到外人呵斥了?你再以大欺小,今天就算是周胜军在,我也必杀你!”

  杨天瑞怒喝道:“区区六品,你真以为自己能战上品?”

  “那你可以试试看!”孙文彬神色冷漠,“区区古武,落后于时代的存在,杀你何须同阶?”

  “嚣张!张狂!那今日我就试试看,你孙文彬到底还有当年几成本事!”

  话落,这两人都是剑拔弩张,显然他们并非是第一天认识,否则的话也不会如此,甚至两人有宿怨。

  一侧的周胜军面沉似水,此刻冷冷道:“两人都给我闭嘴吧,你们动手试试看,不要觉得无人可制,就能够为所欲为,不要逼我动用底牌!”

  片刻后,又有几个强者落地,看到这一幕有人喝道:“做什么?你们想要造反么?杨天瑞、孙文彬,你们两个是又扛上了?”

  “八卦门和魔都学院是不是想要来一场?”

  “都坐下,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谈,好好的谈,不要让小事变成大事,一个个就知道钢,在深渊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们这么刚?”

  后面这几个,都来自附近几个省的省主和副省主,有江北的、有东海的……

  魔都学院和古武发生冲突,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而且就在他们的辖区附近发生,这不就得过来看看。

  最为关键的是,古武界和进化界的关系一向敏感,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发生大事,这些人也是得到了中央政府那边的命令过来压场子的。

  叶昊估计都没料到,一点小事而已,结果又出幺蛾子了,就连中央政府那边都被惊动了。

  此刻,这几个省主都是一脸的不满,事情还没开始处理,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没开始谈呢,结果呢?杨天瑞和孙文彬就准备做过一场了?这真的是不怕事大吗?

  此刻杨天瑞冷哼一声不开口,孙文彬也开口。

  倒是叶昊见到这一幕,也懒得捂嘴,而是上前一步冷冷道:“诸位前辈,这位杨长老一来,根本不问青红皂白,以七品的威压说压就压,我如今重伤在上,他七品,甚至八品、九品,就这样对我一个区区三品,是觉得我猜到太多事情了,想要杀我灭口,还是我坏了他们的好事,想要杀我泄愤?又或者觉得我叶昊实力低微,所以想要如何就如何?

  华夏国,如果还有规则、还有法律,这事情是否应该给一个说法?

  如果我没有喊人来,我没有导师,我是不是现在已经死了百万次了?

  我叶昊对不起人类?对不起华夏国了吗?

  你们这些省主,代表的就是政府,难道你们就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实力低微,就连自保都不能,就随随便便可以牺牲吗?

  那如果真的如此的话,这样的政府还要来做什么?我干脆直接投了邪教算了!至少邪教还知道我叶昊杀了他们的地品,他们要来复仇!”

  “叶昊!不要胡言乱语!”周胜军低喝一声,邪教这样的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

  叶昊抬头看着他,沉声道:“周省主,难道我说得有错吗?今日之错在我吗?前因后果我们先不论,古武一脉随意插手我们进化界,想要扶持傀儡掌控临边城城主一位这事我也懒得理,我就只问一句!在下品正常交手的情况下,上品能出手吗?就算能出手,他轻飘飘的把自己人送走,顺手把我重伤了,这是什么目的?出气?还是要扼杀我进化界的种子?古武界的前辈都知道庇护他们古武传人,难道我的导师就不能庇护我?我叶昊就该死?

  如果周省主你觉得如此的话,那么也不用你们出手了,我这就一头撞死在这里,省得古武界出手!”

  张真人叹息,道:“叶小友,我方才没有对你出手,只是不想要你们两败俱伤,你误会了……”

  叶昊冷冷的看着他,而后一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这事本来不大,真不大,可是闹到这一步,不大也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