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六十六章 当然不是我

作品:都市透视医尊|作者:田地85|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9-12 07:56:02|下载:都市透视医尊TXT下载
  “那你就不顾及自己的名声了?”杨欣维还替李沅宾爱惜起李沅宾的羽毛。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一定要得到程小青,要不然我会难受死的。”李沅宾痛苦道,现在,他就已经开始难受了,程小青有了男朋友,已经让他难受万分。

  “可是,她有男朋友了,已经不再纯洁,说不定都已经被刘乐睡了……”

  不等杨欣维说完,李沅宾就已经痛得不能呼吸。

  他为什么一下子就疯狂的爱上了程小青。

  除了程小青可爱之外,不就是因为程小青没有谈过恋爱,还是一块完壁吗!

  他有那个啥子情节,要找的就是最最纯洁的女人。

  如果程小青不再纯洁完整,他会特别特别的痛苦。

  这一刻 ,李沅宾的眼睛都红了,恨声道:“别说她有男朋友,就是她有老公,我也要得到她,杨主任,你帮我这一次,我给你一百万。”

  杨欣维犹豫道:“这不是钱的问题,她是我表妹……”

  “一百万美金,是美金。”李沅宾喝道。

  美金二字,让杨欣维都喘不过气来了,她急忙说道:“好,我帮你。”

  杨欣维想了想,就给妈妈打去电话,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餐桌。

  坐在程小青身边时,她笑嘻嘻的说道:“妈,小青也在呢,你和她聊聊吧!”

  就这样,杨欣维把电话递给了程小青。

  “姑妈……”程小青笑嘻嘻的聊起来,毕竟是亲人,她从来没想过提防。

  就在她开开心心的聊天时,杨欣维趁机把迷药倒进她的杯子里,还搅拌一下。

  李沅宾走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她对着杨欣维竖起大拇指,一脸感激。

  五分钟后,程小青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了杨欣维。

  然后,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就是这一口,让她突然就有些头眩,她揉了揉脑袋,再次拿出手机刷起来。

  还给刘乐发语音:“你怎么还不来?我好像有点不舒服,你快来帮我治治啊!”

  可是,刘乐仍然没有回复,这让她心里格外的担心。

  害怕刘乐出车祸,害怕刘乐遇到坏人,害怕刘乐出事。

  “小青,你怎么啦?”杨欣维假惺惺的关怀道。

  “我,头晕。”程小青扶着脑袋,紧蹙眉头。

  “多喝点水吧!”杨欣维端起那杯菊花茶,递到程小青面前。

  程小青又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她觉得这杯茶好奇怪。

  好像喝得越多,头就越晕似的。

  “你们不会给我下药了吧!”她警惕的问道。

  这把杨欣维吓得手臂一抖,那杯茶直接洒了一半,把程小青的丝袜都浇湿了。

  “表姐,难道你真的给我下药了?”程小青惊慌道。

  “我,没……”

  杨欣维刚要否认,李沅宾已经不烦的开口道:“是的,下药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把这杯茶全喝了吧!”

  “不,我不喝。”程小青害怕了,吓得瑟瑟发抖。

  “不喝也要喝,给我喝。”李沅宾拿起那杯菊花茶,直接往程小青嘴里灌。

  “我恨你们。”程小青愤怒道。

  “给我喝。”李沅宾怒道。

  “不喝。”程小青紧紧咬着牙关。

  李沅宾凶相毕露,一巴掌抽在程小青脸上:“你个贱女人,竟然敢背着我找男人,你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的吗?除了我,谁也不能碰你。”

  然后,他还向杨欣维吩咐道:“给我按住她,我要灌她喝下去。”

  杨欣维做梦也想不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她只想偷偷摸摸的帮李沅宾,可不想被程小青知道啊!

  “李公子,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杨欣维突然觉得李沅宾陌生起来。

  “什么过分?哪有过分?反正她已经知道了,你还怕什么?”

  李沅宾喝道:“快点帮我。”

  杨欣维犹豫片刻,就突然按住了程小青:“小青,你乖一点,不要反抗。”

  程小青狠狠瞪着杨欣维,然后狠狠瞪着李沅宾,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啪。

  李沅宾又一巴掌抽在程小青脸上:“安静一点,别自找苦吃。”

  就这样,在杨欣维的帮助下,李沅宾把半杯菊花茶全灌进了程小青嘴里。

  程小青再也支持不住,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昏迷了过去。

  “哈哈,搞定了。”李沅宾一阵兴奋,对着程小青,不停流口水。

  杨欣维有些后悔,担心万分道:“这是什么药?会不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没事的,对身体无害。”李沅宾解释道。

  其实,这种强烈的迷药,对身体的危险很大很大,会损害人的神经和大脑,还会损坏人体机能,引起许多并发症。

  杨欣维选择相信李沅宾,还打电话帮李沅宾订了一个房间。

  又和李沅宾一起,搀扶着程小青,把程小青送进楼上的房间里。

  有服务员询问,他们声称程小青喝醉了,要上楼休息。

  “臭娘们,为了你一再推迟回美国的时间,为了你我付出了那么多,你竟然敢看不上我,你看不上我,我就上了你。”

  “你伤了我的心,我就弄死你。叫你看不上我……”

  还没到床上,李沅宾就一把撕掉了程小青那半透明的单薄上衣。

  死死的盯着那对圆润的丰满,目光中欲念升腾,淫.火熊熊,全身肌肉紧绷,无比亢奋。

  “李公子,你不能太残忍,她是我表妹。”杨欣维心里不安的提醒道。

  “知道了,你快出去吧!”李沅宾不耐烦道。

  杨欣维刚刚退出去,李沅宾就像饿虎扑食般的扑向了昏迷不醒的程小青。

  终于睡到了梦寐以求的美人,他激动得身体都在颤抖。

  这个时候,刘乐刚刚停好车子。

  走下车时,他取出手机,看到程小青给他发来三十多条短信。

  这让他一脸苦笑,然后就加快脚步朝酒店走去。

  等他来到668号包间时,只看见一桌原封不动的美味佳肴,却并不见人吃。

  一问服务员,这才得知,原来有人喝酒了,被带到了楼上休息。

  菜都没有吃,竟然就喝醉了,这让刘乐觉得很奇怪。

  于是,他抬头朝着楼上透视。

  很快,他就看到昏迷不醒的程小青,还看到一个男子,正在快速的脱裤子。

  只一眼,他就看出,程小青根本不是喝醉,而是被迷晕了。

  这让刘乐非常愤怒,立刻施展光影步,以最快速度赶了过去。

  服务员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就不见了,这让服务员特别震惊。

  刘乐来不及乘电梯,而是直接爬了楼梯。

  距离虽然远了许多,但是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在施展光影步的情况下,他爬楼梯的速度,比乘电梯,还要快上一百倍。

  也只是三个呼吸,他就从楼下,赶到了668号包间门前。

  一脚踹开房门,他直接冲了进去。

  此时,李沅宾还在脱裤子,他脱的虽然很心急,却还是差一点点才能脱掉。

  一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就兴奋的不分东西,激动得不辨南北。

  就在他要扑到程小青身上时,刘乐突然闯了进来,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由于太过突然,李沅宾一头撞在墙壁上,撞得头破血流晕死过去时,脸上仍然流露着兴奋的神色,都没有来得及转化表情。

  “畜生。”刘乐又补了一脚,几乎把李沅宾踢成植物人。

  只要李沅宾彻底晕死过去,都不知道来人是谁,为什么要打他。

  刘乐来不及继续收拾李沅宾,因为程小青的情况不容乐观,他只能先救人。

  此时,程小青还有最后一丝意识,嘴里兀自说道:“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

  “我喜欢的是刘乐,不是你这样的假洋鬼子。”

  说着说着,她就再也顶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这是迷药,并不是春药,昏迷之后意识全无。

  刘乐把她放平,取出银针,一边透视她那婀娜多姿的身体,一边针灸上去。

  这种迷药,虽然很强烈,但是刘乐的医术更高超。

  把灵力渡入程小青体内,只用片刻功夫,就清除了所有毒素。

  程小青的眼睫毛突然颤抖一下,随即就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刘乐那淡淡的笑容。

  这让她如沐春风,喜不自胜。

  “刘院长……”她忽地坐起来,伸开双臂就猛地把刘乐搂住了。

  刘乐在她最危及的时候救了她,立刻成为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刘乐有些尴尬,因为程小青没有穿上衣,那冰肌玉骨,那浑圆饱满,那精美绝伦的身子,再加上盈盈秋水韵味无穷的眸子,让刘乐有些把持不住。

  搂在身上的触感,更是妙不可言。

  “你,你的衣服呢?”刘乐不得不提醒一句,要不然就会擦枪走火了。

  程小青这才发现,上衣不见了,她竟然光着上身!

  哦,天呐!

  双手举过头顶,抱着脑袋,手掌抓着小辫子,用力拔。

  同时,咬着妖艳的性感嘴唇,满脸苦涩和娇羞。

  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是不是被李沅宾那个畜生糟蹋了?”

  只到意识到下面的裙子还穿着,连体丝袜并没有破洞,小裤裤也完好无损。

  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终于落了地。

  然后,她不再慌张,也不再羞愧,面对刘乐那纯洁的目光,还嘿嘿一笑。

  “我去穿衣服。”

  说着,她就用手捂着两点胸前的桃红,急忙跳下床,从刘乐面前跑过去,伸手打开衣柜,取出一件酒店里为客人准备的宽大衣服,穿在身上。

  然后,她走到李沅宾面前,对着晕死的李沅宾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混蛋。”

  “畜生。”

  “去死。”

  她恨得咬牙切齿,打得拼尽全力,简直就要化身为越级女霸王了。

  只到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这才停下来。

  然后,她又一头扑进刘乐怀里:“我没有被他得逞,我的裙子,还在身上,我的小裤子还在身上,刘乐,我还是完整的,你要相信我。”

  刘乐拍着她的脑袋,安慰道:“我知道,你是完整的。”

  “你知道就好。”程小青暗松了一口气。

  转而又紧张道:“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碰到我,还有我上身的衣服,是怎么不见的?不会是他这个混蛋脱的吧!我希望不是他,而是你。”

  “我脱你的上衣干什么?”刘乐觉得程小青不能这么想自己,就反问道。

  “你,想看看我,漂亮不漂亮啊!”程小青自欺欺人的说道。

  “哦,那你就当是我脱的吧!”刘乐淡淡道。

  “这么说,不是你了?”程小青一阵恐惧。

  “当然不是我。”刘乐才做不出这么混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