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八章:奉上南瓜饼

  “小哥哥。”顾沉舟满脸通红,压在凤绝御的身上,花痴的样子让凤绝御一时有些无奈。

  他长得不错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如今把顾沉舟迷成这副模样一时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看着身上压着的顾沉舟,小脸粉扑扑的,调皮中还带着一丝乖巧,分明的轮廓和五官十分精致,再加上嫩白的皮肤,黝黑又深邃的眼眸,炯炯有神,也算是美女一枚。

  正当他欣赏之余,只见顾沉舟撅起了圆润粉嘟嘟的唇就亲到了凤绝御的嘴巴上。

  凤绝御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人夺走了。

  一旁的小猴子看着这一幕,羞红了脸,赶紧堵住了自己的眼睛。

  凤绝御半晌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一时慌乱无措,就像是一个干错事了的孩子。

  “干爹……我娘亲她……”

  小猴子虽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心里还是高兴的,若是自己的娘亲和干爹能在一起,那最疼爱自己的两个人就可以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了。

  “哦……没事。”凤绝御拍了拍身上的灰,脸也红透了。

  “我帮你把她送回去吧。”凤绝御说着便将顾沉舟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背上。

  小猴子在后面跟着,顾沉舟也许是闹腾乏了,在凤绝御的背上静静睡着。

  到了家里之后,凤绝御将顾沉舟放到了床上,因为人是软的,所以一不小心就直接跌到了床上,顾沉舟麻痹的神经此时哪里还能感觉到疼呢?

  但是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弄醒了。

  “小哥哥,人家真的好热啊。”顾沉舟一边说着,一只手就已经开始了撕扯衣服。

  “哦,那个……,干爹,我去打点水来。”小猴子见着这状况,只好找个理由离开了。

  凤绝御一人在床前站着,看顾沉舟这个样子自是要去阻挡的,俯下身去连忙将她的手拿了开,顾沉舟执意要脱衣服,手在空中胡乱比划着。

  凤绝御将她抱了起来,想着好好放在床上,结果顾沉舟一只手拦在他的脖颈上不肯放开。

  “小哥哥,你怎么生得这么好看?我告诉你,你要是当网红,不,你要是当明星的话,肯定是那个最红的人,那时候我当你的经纪人怎么样?”

  顾沉舟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比划着,每每当凤绝御逮到机会想要起身的时候就又会被她拦了去。

  什么网红,明星,经纪人?凤绝御听得一头雾水。

  这个丫头怎么竟说着些奇奇怪怪的话?

  “咳咳咳。”小猴子打了水进来,看见凤绝御和顾沉舟甚是亲密,于是咳嗽了几声。

  凤绝御赶忙起身,眼神慌乱不知所措。

  “干爹,我娘亲她平日里其实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小猴子解释道。

  顾沉舟平日里是怎么样,他虽是没见过几次,但是今日这场面算是见识过了。

  “来!喝!”小猴子刚想为她洗白,可是顾沉舟就这个不给力,一声呵斥,吓得小猴子和凤绝御一个激灵。

  “你娘亲好酒量啊,呵呵。”凤绝御只能道,你先照顾着,我就先走了。

  凤绝御刚走了两步,只感觉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低头一看,此时的顾沉舟正抱着他的脚,在地上趴地展展的,嘴里还喃喃道:“欧巴,卡几嘛。”

  欧巴?欧巴是谁?难道是顾沉舟的另一个男人?

  小猴子看着这样的顾沉舟,脸上立即滑下三杠线,还真是让人没话说。

  凤绝御看顾沉舟这样,只好先将她扶了起来,可是谁知,顾沉舟一站起来就跌到他的怀里了,他又不能推开,只好扶着。

  “诶,是你啊,你什么时候来的?”顾沉舟仿佛刚刚睡醒一般,看着凤绝御问道。

  凤绝御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有些吓到,一时还以为顾沉舟是在问着别人呢,他将她一直送回了家里,此时又蹦出这样的话,他只好左右看了看,确定顾沉舟问的就是他。

  “我刚来。”凤绝御面无表情,冷冷道。

  “我就知道你会来,我还给你留了好吃的呢。”顾沉舟笑着说道,在凤绝御的怀里温柔似水,可是下一秒,却又是那副汉子的模样。

  “小猴子,小猴子,去,把我做的南瓜饼,不,黄金糯米糕拿过来给你爹尝尝。”嗓门之大,声音似乎在村口就能听见了。

  凤绝御转头堵了堵耳朵,可是小猴子以为顾沉舟是喝醉的,也就没有理会她。

  傍晚的时候他要吃那黄金糯米糕,却被自己的娘亲生生夺了下来,原还不知道原因,可是现在听顾沉舟这么一说,才知道她原是打得这个算盘,更是不乐意了。

  “娘亲,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小宝贝了?”小猴子的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

  “快去啊,我怎么还使唤不动你了?”顾沉舟一个箭步,冲到了小猴子面前,将小猴子在屁股上踹了一脚,随即又酿跄回到了凤绝御的怀中去了。

  小猴子刚还在发呆的人,一下被踢得回过了神来。

  “哦哦哦,我这就去拿。”说着已经跑出了门外,一晃眼的时间,已经出现在了顾沉舟面前,并递了一个给凤绝御。

  “你尝尝,我专门为你留的。”顾沉舟拿着南瓜饼就塞到了凤绝御的嘴里。

  凤绝御无奈,只好张口吃下。

  嗯,还别说,这样的人间美味他还真是从未吃过。

  一边咀嚼着,一边品尝着,脸上呈现出一丝丝满意和知足。

  “嗯,不错。”凤绝御道。

  “不错吧?哈哈哈哈,这可是我最爱吃的东西。”顾沉舟说着,酿跄走了几步转了两个圈,随即只听见“哇”一声,然后就有一股子难闻的味道飘溢了出来,将那饼的味道生生压了过去。

  小猴子和凤绝御转头,只见顾沉舟趴在地上哇哇地吐着。

  两人赶忙过去,将顾沉舟扶到了床上,小猴子将呕吐物收拾了。

  可算是消停了。

  凤绝御在床前站着,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道:“主人。”

  “如何?”

  “那女人果然有动作,只是她似乎也不知晓那东西的下落,但是看样子她曾经确实见过。”

  京俊冰冷的面孔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更是寒气十足。

  凤绝御本来吃饼的动作突然慢了半拍,“哦?看来传言果真不假,那一起去看看。”

  语气缓慢,更是漫不经心,像是一切都被掌控一般。

  “可是,主人,再过一个时辰就是卯时了。”京俊的脸色难看,更多的是担心。

  卯时,这么多年来,每天一到卯时的时候他就要化为石像,曾经求医无数,可是一直却未曾见得有什么进展,如今再寻得名医,他也不愿意再一次一次地失望了。

  这就像是一个咒语一样,一直跟着他,本是父亲最疼爱的孩子,但是因为这个原因,父亲事事也要顾虑,更是有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想着拿这件事来威胁他。

  罢了罢了,或许这就是命吧。

  “无碍,我们速去速回。”话落,两人一个转身,只见一阵风吹过,人却不见了踪影。

  小猴子回来的时候只看见顾沉舟在床上躺着,而凤绝御早已不见了踪影,他刚刚一直在院子里,未曾见过凤绝御出去啊,这个人果真是神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