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三章 胜读十年书

作品:全职国医|作者:方千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5 17:30:11|下载:全职国医TXT下载
  郭文渊的住处在老城区的一个小巷子里面,是一栋比较古老的宅院,这样的宅院在江中市已经不多见了,仅存的几栋已经被列为保护遗迹了。

  郭文渊的这栋宅子是民国时期保存到现在的,八十年代末郭文渊就开始住在这儿,已经住了三十多年了,近几年还经常会有文物保护办的人时常前来修缮,不过却没人要求让郭文渊搬出去。

  真要算起来,这一栋宅院并不算郭文渊私人的房产,而是八十年代江中市分给郭文渊临时居住的,到了现在宅子属于保护遗迹,郭文渊本人那也是国宝级别的,论价值并不比宅子本身差多少。

  住了这么多年,郭文渊的很多医案、论文、初稿都在宅子里面,平常也会有一些杏林同道前来探讨交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唯一的区别那就是宅子算不上陋室。

  郭文渊的住址江中院不少人都知道,但是敢贸然前来打扰的人绝对不多,除了逢年过节,平常方浩洋、秦卫华等人也不敢贸然前来,即便有事拜访,也要提前征求郭文渊的意思。

  方寒按照地址,找到郭文渊居住的宅子,在门口敲了敲门,不多会儿大门打开,一个年轻的面庞打量着方寒:“你找谁?”

  开门的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小萝莉,长的很可爱,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脸上还有着些许婴儿肥,嗯,准确的说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正是花一样的年龄。

  “我找郭老。”方寒露出一丝笑容,尽量显得自己人畜无害。

  事实上方寒这么做完全有些多余了,别的不说,就他这一张脸,绝对是下到牙牙学语的孩子上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全部通杀,嗯,龙雅馨那样的不算......

  小萝莉圆圆的眼睛看着方寒,其实很想方寒进去,可是又有些为难:“曾爷爷一般不见陌生人的。”

  “曾爷爷?”方寒听着称呼,稍微愣了一下,这是应该郭文渊的曾孙女,郭明强的孙女?郭主任的孙女都这么大了?

  郭明强已经六十岁出头了,有这么大一位孙女倒也正常。

  “我是郭老同意前来的,我姓方,江中院的医生,你可以去问问郭老。”方寒笑着道。

  “这样吗?”小萝莉一听瞬间眉开眼笑:“那你进来吧。”

  “你不需要求证一下吗?”方寒还有些不适应:“万一我是骗你的怎么办?”

  “不会的。”小萝莉摇着头:“我看人很准的,大哥哥你不会骗我。”

  “好吧。”方寒不和小萝莉纠结这个问题,迈步进了院子。

  院子不算太大,不过却布置的很舒服,中央一颗大槐树,枝繁叶茂,边上种着各种蔬菜,黄瓜、西红柿、茄子,鲜红的西红柿红彤彤的,看得人都想忍不住摘一个尝尝味。

  不远处的树荫下放着一把躺椅,躺椅边上放着茶桌、茶具,郭文渊正坐在躺椅上,手中拿着一本书看着。

  “郭老。”方寒走上前打招呼。

  “小方来了?”郭文渊放下书,笑着一指茶桌边上的小马扎:“坐吧,大热天的,先喝点茶。”

  方寒也不客气,走过去坐下,小萝莉急忙给方寒烫了一个茶杯到上茶,铁观音的茶香迎面而来。方寒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郭明强那么喜欢喝铁观音,八成是和郭文渊学的。

  上行下效,在郭明强眼中,郭文渊自然是神一样的存在,那么模仿郭文渊的一切也就成了郭明强的日常了。

  “这一阵你在医院的表现我都听说了,你比我预想的要更优秀。”郭文渊笑着开口。

  边上的小萝莉有些意外,曾爷爷可是很少夸人的,像这么直白的夸奖那就更少见了,这个大哥哥不仅人长的好看,竟然也很优秀。

  郭文渊确实很少夸奖人,以他现在的身份和阅历,能够入他眼的人确实不怎么多,再一个,郭文渊也怕夸奖一些人让一些人产生自满之心,可是方寒,不存在的,这个年轻人优秀的有些让他感觉到不真实。

  “郭老谬赞了,我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我今天来就是想向您老请教一下。”方寒笑着道。

  “我知道你的来意。”郭文渊笑着道。

  一般来郭文渊这儿的人大都只有三种目的,第一种求医,这种人这几年已经很少了;第二种套关系,现在登门怀着这种心思的人是最多的,第三种,求学,这一种人和第一种人一样,也不多见。

  郭文渊是知道方寒的,上次休假根本没来他这儿,这一段时间起早贪黑,今天却抽空过来,必然不是来和他套关系的。

  越是这样,郭文渊反而越欣赏方寒。

  “有什么疑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郭文渊笑着道。

  方寒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道:“我这一段时间诊治的患者不少、各方面的患者都有接触,刚开始的时候每治疗一位患者,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有着不小的收获,可是这两天我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瓶颈期,临床方面的提升幅度小了很多。”

  “比如说推拿,我明明感觉到自己的推拿手法还有提升的空间,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去提升,好像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手法,知道不足,却总是不知道怎么改进。”

  郭文渊听得很认真,听方寒说完,他这才笑着道:“我已经明白你的困惑了,你这个困惑是大多数人都会遇到的,不算稀奇,在你这个年龄能让你产生这样的困惑,真的很罕见了。”

  瓶颈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遇到的,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察觉到自己陷入了瓶颈期,往往有着方寒这种感悟的人大都是四十多岁的年纪,行医十数年,方寒这才多大?

  郭文渊的心中又是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不等方寒发问,郭文渊继续道:“而且你这个困惑和其他人还有一点不同,其他人的瓶颈大都是水到渠成,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需要一个契机来达成质变,可你的困惑我用五个字概括——欲速则不达!”

  “通俗的说你太心急了。”

  “心急?”

  方寒微微沉吟,郭文渊这么说确实有些道理。

  按照系统的划分,初级技能已经堪比主治医的水准了,他一个实习生,要是没有系统帮忙,各项技能想要达到主治医水准,不过三五年,一两年还是需要的吧?可他现在却想着一个月之内把技能提升到初级水准。

  再加上因为系统任务,他就有了一种迫切感,越是迫切,正应了郭文渊那句欲速则不达。

  郭文渊继续道:“我听说你会的东西不少,针灸、推拿、正骨什么都懂,这是好事,作为中医人就要什么都懂,中医治病,把病症看成一个整体,把人看成一个整体,同时反过来,中医本身也是一个整体,什么都懂,什么都学,最终才能融会贯通,当你把所有学到的东西之间的那一层隔膜打破,让它们融合在一起,那个时候你其实已经算是一位大医了。”

  “可同时,你这么学也不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的,样样通不如一行精,学医也是如此,一竿子扎到底,你才能学到东西.....”

  方寒听得似懂非懂,又觉得自己好像更迷糊了,不解的问:“按照您这么说岂不是自相矛盾,什么都学有好处也有坏处,那究竟怎么办?”

  郭文渊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继续道:“这就要合理规划,你应该听过这么一句话,同样的做法遇到不同的时间,它最终的结果有可能就不一样。”

  “你现在还年轻,这个时候你学东西就要专精,先把某一样东西彻底掌握,融会贯通,然后以你掌握的这个东西为根基,为主干再去拓宽。”

  “这就好比你画圆,你要先找到圆心,然后不断的扩大半径,你这个圆才能越来越大,而且始终都是圆,你要是找不到圆心,今天这儿画一下,明天哪儿画一下,毫无目的,到时候你有可能花了很多个圆,但是这些圆加起来的面积却也不见得有你一个圆的面积大。”

  不由的方寒想到了技能树,系统更新之后的技能树就很直观的把中医的各种技能关系展示了出来,可他好像并没有去重视,选技能的时候只是根据经验值的多少,并没有去考虑技能之间的关联......

  就比如他为了完成系统的临时任务选择的几个技能,基础针法、基础推拿手法、问诊和闻诊,为了让这几个技能达到初级水准,他早上四点起来查房,晚上下班去九江堂兼职,看上去很辛苦,可事实上他却把时间分开来了,每天用在推拿和针灸技能的时间也就是晚上,反而是问诊和问诊每一位患者都给他增加了技能点。

  “毫无目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这好像就是自己这一段时间的真实写照,即便是当初兑换初级技能的时候他也没有系统的去认识中医,所以选择的时候很纠结。”

  “我明白了,谢谢您,郭老。”方寒站起身向郭文渊弯腰行礼,他真应该早点来郭文渊这儿,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郭文渊这种国寿大医,随便一番点拨,都比他自己瞎琢磨强多了。

  PS:到杭*州了,下雨,天公不作美,更新送到,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