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84章 终于滚蛋

作品:入我神籍|作者:酒廊饭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3 13:19:52|下载:入我神籍TXT下载
  这日下午,二教宗武乙点名殷立、厨娘、高干、刘肥四人,通知她们收拾一下,说是明天出发去加曼帝国交流进修。厨娘跟随二教宗到别国交流不止一次了,她每次出门带的无非是锅碗瓢勺。高干和刘肥是头一遭出远门,他们很兴奋,到集市买了好些小吃和美酒。

  殷立收拾的简单,一个包袱一个钱袋。

  第二天清晨,殷立背上包袱打算出门。

  广寒忽道:“出远门,你得带上我。”

  殷立摆手:“不行,你跟去捣乱啊。”

  广寒冷笑:“留我在家,你放心吗,你就不怕我毒死全家吗。”

  殷立道:“你……!好好好,我带你,可二教宗未必肯答应。”

  广寒道:“我只管跟着你,至于他答不答应就是你的问题了。

  昨天商议,大家在国子监门前集合。殷立来迟,大家在门前等了许久。看到殷立左边跟着大泼猴,右边跟着广寒女官,二教宗武乙拉长着脸,迎上前:“来晚也就罢了,怎么把广寒也带了过来,你以为你还在查案呀。”

  殷立霸蛮直说:“带她一起上路是理所当然的事。上回你看到了,她是怎么毒害我的,留她在家,我怕她毒我全家。我不能去一趟加曼帝国,回来人全死了,这个我可不干。反正带她走,我就去,不让我带,我就不去了。”

  武乙哑了一下,臭小子威胁我,不过说得倒也在理。

  他拗不过殷立,挥挥手:“行行行,带着就带着。”

  一行六人从城东径出城门,顺着一条官道往东走。

  殷立、广寒、武乙没带啥东西,走起路来很轻松。

  厨娘背着锅瓢碗勺,用绳子勒在背后,倒也还行。

  刘肥和高干就累得多了,他们每人挑着两筐吃食。对于他们的修为来说,区区两筐不算重,但就是麻烦。挑着东西,走快了吧,框里的东西容易颠簸,走慢了吧,又容易掉队。他们动脑筋要大泼猴帮忙,结果半天下来,四框吃食全让大泼猴吃得精光。

  帝都太昌与加曼帝国很近,只有不到一千里地。

  大家伙脚力都快,只走了两天就到了边境城邦。

  此时,离帝都一千里了,殷立不用再顾忌太后。

  他见广寒粗布烂衣,于是带她到郡城商铺买衣服。

  广寒以前做宫廷女官的时候,衣袍紧束,爱做男装打扮,所以她自己选了两套好看的男装。买好衣服,换上新衣,不由让人眼前一亮,那身段俨然像个英姿飒爽的绝世美男子。确切的说,广寒身兼雌雄之美,既让男子心动,也足令女子犯痴。

  当晚,六人在边境郡城下店打尖,打算歇息一晚。

  殷立悄悄的在广寒的衣服里塞了张一千金的存票。

  他向天诚恳祷告,希望广寒趁这个时候赶紧滚蛋。

  第二天果然应验,广寒走得悄无声息,不带走一片云彩。

  殷立大喜,哼起小调,说要请大家上最好的酒楼吃大餐。

  武乙提醒他:“多看好的丫头,说丢就丢,你不找找?”

  殷立笑道:“不用找了,她有心逃走,我上哪儿找去。”

  厨娘接茬:“你的人丢了,亏你还笑得出来,是你故意放跑的吧。我必须提醒你,她可是太后亲贬的女奴,你以为是那么好丢的。按理,她是出不了帝都的,你既然把她带出来了,那你就有责任看牢她,你现在把人弄丢了,回去怎么向太后交代。”

  殷立道:“是她自己逃了,又不是我放的,交什么代。”

  武乙抚须哈笑:“你这蠢材,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对你的态度变好了吗。我料她即使逃了,过不了多久也会主动找回来。”

  ……

  吃完饭,出城没多久,就进入了加曼帝国的地界。

  走到这儿,殷立的苦日子就到了。武乙说,此去加曼帝国的都城有万里之遥,途中山高路险,正好负石修炼。他要殷立扛山前行,凡涉及修炼,殷立都会遵令行事。

  可是,他在下面扛山,山上呢却在大吃二喝。

  早上,刘肥问他要钱,买了三头烤乳猪和酒。

  这会儿大家伙在山上,烧起篝火,大摆宴席。

  殷立直喊:“奶奶的,这才刚吃饭没多久,你们又开吃,给我留点。”

  厨娘回他:“没你的份,二教宗说,打今儿起,你要吃我做的饭菜。”

  就这样扛山前行,走了两天,这日下午来到余杭藩镇。

  加曼帝国共有八个藩镇,分布于东南西北,每个藩镇都驻有重兵。北面的藩镇最多,共有五个,专门用作抵御和抗击北域妖族的。而余杭藩镇设在帝国西面,显然是为了防患日向帝国,守卫边境。

  余杭是座小城,但却是两国货物交易的重镇。

  武乙说,这儿有御名楼分号,可以进城歇脚。

  进城后,武乙洁癖的毛病犯了,跑去泡澡了。

  厨娘去集市买食材,刘肥拉着高干寻摸吃喝。

  至于殷立扛山扛得手脚酸软,躲在客栈睡觉。

  余杭是两国货物交易的重镇,来往的商贩很多,以至于人流纷杂。拿客栈说吧,别处的客栈不论白天和晚上都很安静,这地界的客栈却像个集市,时不时的有陌生人进出,吵闹不堪。殷立睡个大头觉,是三番两次被吵醒,当真苦恼不已。

  恰如当下,隔壁就有人拉着嗓门,声如炸雷。

  “包子,太好了,大家伙又能聚到一起了。”

  “怎么就来了你们几个,其他人出事了吗?”

  “哎,其他人捕的捕,杀的杀,惨不堪言。”

  “你们是少庸王子的亲兵,当然会受株连。”

  “妖后残忍,把王……王子活活给饿死了。”

  “别太伤心了,这个仇少商王子一定会报。”

  “那还等什么,你带我们去见少商王子吧。”

  殷立听到这儿,不由大喜,从床上弹跳而起。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少商王子居然躲在余杭,抓回去必是大功一件!但转念一想,这案子已经结了,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何况,少商是帝室之胄,对他赶尽杀绝,最后只会招人谩骂。

  他决定不插手,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过。

  生儿子没皮眼的事,还是让太后自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