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911章 武夫对疯子

作品:女神的医流高手|作者:风烟净|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7 04:00:52|下载:女神的医流高手TXT下载
  初四。

  唐瑜端着做好的饭菜,敲了敲门后直接推开进去,屋内暗沉无光,散发着一种连生命都在腐朽凋零的气息,床榻上侧躺着的身影显得憔悴而萧索。

  ‘唰’一声!

  唐瑜拉开了窗帘,让外面的阳光和人声传入,表情复杂的将饭菜放下,蹲在床边伸手抚摸着唐若雪的头发柔声劝慰道:“小雪,吃饭了!”

  “我没胃口————”

  “再没胃口也得吃呀!”唐瑜苦涩道,“你再挺下去,即便你能熬得过去,那你想要生下来这个孩子就真的不可能了!”

  唐若雪翻了个身,泪眼晶晶的看着唐瑜。

  这世间最大的绝望就是失去了心之所向。

  几天前,唐瑜一度跟唐若雪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坯胎而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与争执,吵到不可开交处,唐瑜直接骂唐若雪是自己犯贱,而唐若雪也怒斥唐瑜不是她妈妈,她没有权利干涉一个能够合法领取到结婚证的女人的私生活

  大吵后,两个人又会抱头痛哭!

  她们的分歧在于那个男人,而她们悲伤痛哭的原因也在于那个男人。

  有一件事唐瑜没有说出口,大概在她第没忍住而和杨砚尝了那颗‘蛇果’后的第二次,其实是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的,当时她假装说自己在安全期,其实不是的,而是在危险期。

  唐瑜那次犹豫了许久要不要吃药或者赌运气,后来还是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导致一个月后月信没来,她彻底的慌了!

  那时候她也在和唐若雪打冷战,最终咬着牙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而是自己以公司出差为借口悄悄出了一趟国。

  负责暗中守卫她的是乔杉,而乔杉一个男人当然不懂得其中的差别,只认为唐瑜是正常的检查妇科,其实唐瑜悄悄的在国外做了一次人流。

  这是她无法启齿的一个秘密!

  后来有几次,唐瑜给过杨砚暗示说如果再不生孩子她就快老了,都是在为之前那一次失误而埋下伏笔,甚至对他说,自己想去冷冻卵子!

  但不知道是杨砚故意避而不答还是不想回应这件事情,其后的每一次,杨砚自己都会很小心谨慎,她也就只能慢慢的由着他。

  如果不是唐若雪突然间就到了可以怀孕生孩子的年龄,唐瑜都不会突然间察觉到一些伤感的事情,唐若雪不是她亲生的,而事实上唐瑜也没有生过任何的小孩,本该是正大光明的怀上了自己此生第一个孩子的情况下,却隐忍着这个永远难以启齿的秘密,自己狠心的打掉了自己的第一个宝宝!

  如果不是饱受过生活的各种磨练,唐瑜早已崩溃在自己悲苦的人生经历当中,大概唯一获得比较肆无忌惮的也只有在失忆后回到十七岁那年的唐瑜吧?

  这辈子,她爱过一个出轨的男生,最终得到的结果是那个男生车祸而死,却把他跟别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交给了自己抚养!

  养大了一个不是自己所生的女儿,却冤孽般的喜欢上了绝对不能喜欢的男人,可如果不是因为唐若雪喜欢那个男人,她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呢?

  徐洁可以,甚至乔楚琳都可以,为什么唯独我唐瑜不可以?

  曾经无数次,唐瑜夜深寂寞时,都会想起这个问题,觉得人生不公平,但这些事情都只能深埋在内心,不能对任何人启齿,这本就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突然间惊闻噩耗,她所受的痛苦不比任何人轻,反而突然间悔恨不堪,如果当初不把那个孩子给打掉的话,自己至少还留了个念想吧?

  如果他死了,一切都变得空荡荡了!

  这辈子,大概身体和心都不会再交给其他的任何男人了!

  出于种种情绪和原因,她反对唐若雪生下这个孩子,可是却似乎也没有理由能够支撑她去干涉她的人生,凭什么呢?

  是啊,自己又不是唐若雪亲生的母亲,又不是杨砚认可的女人,她凭什么反对唐若雪为他做出的任何选择呢?

  随着唐若雪的伤心欲绝,看着她的日渐消瘦,唐瑜身为曾经妈妈的那份母性再度占据了心理的上风,她再次选择了退让、包容

  “想生就生吧,为你所爱的男人做一切,只要你开心”唐瑜的手抚过唐若雪的头顶,泪珠滑落,柔声叹道,“但你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啊,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了小砚,我们要开始自己保护好自己,这样才不会让他有灵而觉得不开心!”

  “妈妈”唐若雪一把扑倒在唐瑜的怀里,痛哭道,“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呜呜呜他说过保护我们一辈子的对不对?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了?混蛋混蛋!”

  唐瑜咬着唇,苦涩道:“是啊他就是个混蛋啊”

  内心的苦楚与辛酸,或许这辈子也只能自己藏起来尝吧?

  这是属于她们独立的世界与空间,仿佛从过去的二十多年,到现在,只是兜了一圈做了一个带着希望的梦,梦里的蝴蝶张开了翅膀刚想要去寻找属于自己春暖开花的那片青草地,却突然间梦碎了,跌落尘埃依旧是一个痛苦的人生。

  杭城。

  云瑶御景庄园的门外,几个小朋友正在堆着沙子城堡,何婷在不远处跟一个熟人聊着天,目光却始终盯着孩子的一举一动,时不时的喊一句:“多漫你小心一点啊照顾好弟弟”

  跟她在聊天的是同一座别墅区里住着的富婆,因为何婷现在从事的是母婴行业,这个富婆家里有钱有势力,丈夫在岭南是做大生意的,而生的两个孩子都经常送到何婷的童趣乐园去玩,还办了两张很贵的年卡,每年换季的所有母婴产品都在何婷旗下的店里购买,所以这层关系维持着两人间的‘友谊’,又同在一个小区,话题自然聊得起来。

  不过这时候,忽然一辆车停在小区门外,一道身影踏足下来,伸脚挡住了那颗被小孩们不小心踢远到沙堆底下的塑料球。

  眼看着小多漫就要跑下去拿回来,何婷得脸色顿变,失声呼喊了一句:“多漫别过去!”

  陈以儒阴测测的目光已经朝何婷望过去,举起手里的塑料球朝着‘小多漫’笑了笑道:“想要吗?过来拿啊,叔叔只给你一个人哦!”

  小多漫被何婷的声音吓到,呆呆的站在原地,茫然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正在发疯般跑来的何婷,怯声道:“妈妈让我不要过去”

  “那叔叔过来咯!”陈以儒笑嘻嘻的朝着小多漫走过去,大手搭在了小多漫的肩膀上,把球递到小多漫的手里,转头朝着何婷玩味一笑,“你这样教育小孩是不对的,怎么能够让她拒绝一个好人呢?”

  何婷的脚步猛地僵住,看着陈以儒搭在小多漫肩膀上靠着颈侧的大手,她浑身轻颤着,眼神里浮现出恐惧之色,咬牙道:“姓陈的,你别太过分了,她还只是个孩子,多漫你快过来!”

  “唉先别过去!”陈以儒冷笑着,手直接按住了小多漫的肩膀。

  受到力量的压迫,小多漫哪里扛得住这么大的力气,直接疼得掉眼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放开我坏人呜呜呜”

  陈以儒朝着何婷玩味道:“谈个条件如何?”

  “你快走开,坏人,不许欺负我妹妹!”一道带着愤怒的童音传过来,伴随着的是一把沙子狠狠的撒在了陈以儒的脸上和身上,一个只比小多漫高一些些的小朋友抡着一个塑料铲子冲上去,对着陈以儒的脑袋狠狠的抡砸下去。

  何婷的脸色吓得发白,急忙喊道:“问天不要快跑!”

  但已经晚了!

  陈以儒脸色阴沉着转头,甩手狠狠的推了出去,只见‘小问天’娇小的身躯顿时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去,脸着地的摔倒在了沙堆上!

  何婷吓得脸色惨白,只能放下吓得直哭的小多漫,跑过去扶起‘小问天’时,小家伙一张带着混血气质的秀气脸庞此时擦破了一片皮,血丝沁出

  “真的是没教养,我帮你调教调教好了!”陈以儒说着,拎着小多漫刚准备抱起来,身后却突然间袭来一阵凛冽的风声。

  警兆顿生,几乎是下意识的,陈以儒抡着手里的小多漫回身挡在了自己面前。

  ‘啪’的一声,仿佛爆竹在空中炸响,一个拳头稳稳的停在小多漫的眼前十公分外,将她的刘海完全冲开,粗糙拳茧格外醒目。

  “哟呵,寸劲?你是谁?”陈以儒一脸戏虐的盯着来人冷笑道,“该不会是这两个孩子当中谁的亲爹吧?杨砚的头顶也有绿呢?”

  “劝你嘴巴放干净点!”谭寸的眼神里布满了杀气,咬牙道,“一个男人,拿着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当挡箭牌,欺负女人和孩子,不管你是谁的狗,这都是被唾弃的行为!”

  “我又不在乎?”陈以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单手拎着小多漫在空中晃了晃,恐吓着小女孩发出惊叫声,跟个疯子似得朝谭寸挑衅道,“有本事你动我一下试试啊?”

  武夫对疯子,谭寸的杀意这一辈子都从来没有这么浓过,可也没这么感到无奈过,因为陈以儒的手中有孩子。

  正月过年的时间,安青如回到杭城休几天公假,所以莫云裳和莫槿带了孩子一起过来陪安青如,何婷刻意的留出时间给莫槿一家人,所以带几个孩子到这边玩一玩,虽然谭寸跟过来,但还是没有料到陈以儒这个疯子会做出这样人渣都不如的举动百镀一下“女神的医流高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