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805章:半路遇送葬队伍

作品:神医高手在都市|作者:复仇|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8 15:37:31|下载:神医高手在都市TXT下载
  马车不像直接骑着一匹马,速度自然不快,一个小时最多二三十公里而已,而且,这种路也不好走。

  所以,现在只能按照正常马车的速度行驶,大概要到太阳下山的时候才到那个小镇。

  刚开始,叶晨还有些兴致看着,现在发现外面都差不多,而且,外面灰尘很多,可以说那些马车和马匹跑起来,外面那些泥土灰尘还是很厉害。

  现在阿雅和阿乐坐在马车上,都不敢拉开窗帘。

  而且,这窗帘,怕是跑完几十里路下来,也是一场灰。

  “阿雅,你说外面的路为什么不修?”

  “姑爷,怎么修?”

  在俗界,一般都是修水泥路了,甚至,是那些高速公路全部都是沥青路,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灰尘泥土了。

  但是,在古武界里面,叶晨发现地面上都是泥土,如果是长草了太长肯定也不行。

  “用水泥修。”

  水泥?

  水泥是什么,阿雅和阿乐可能都不知道。

  虽然古武界存在城墙,像韩府修建的,其实也是用石灰那些来修的,还是比较坚固,不过,也要定时翻修才行。

  甚至,那些建筑材料也要换掉。

  对于水泥是什么,两人还真的不知道,因为她们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而俗界早就存在了,但是,这古武界和俗界就如同真正的与世隔绝,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根本就没有带进来。

  如果水泥出现在古武界,那意味着什么?

  叶晨也是有些不敢相信。

  所以,如果古武界没有水泥,叶晨觉得像这些泥土路,那用什么修建最好,当然是石板,石头那些修建是最好的。

  但是,这些路到底谁来修?

  这也是需要一大笔钱的,应该没有那些山庄门派会理会这些事。

  如果修好了这些泥土路,那对于古武者来说,或者那些普通人来说也是很方便的。

  像现在没有下雨的情况下,这泥土路是尘土滚滚,如果是下雨天,这路上肯定是一片泥泞,到时,骑马也不敢骑现在那么快,只能以更难的速度骑马,或者坐着马车。

  但是,如果是马车带太重的东西,肯定会塌下去。

  所以,许多人可能还没有想到,如果现在这路上是石头路,那就不一样了。

  但是,这真的比较难。

  除非这古武界有一位真正的强者话事人来决定修路,才可能修得出来。

  不知道在马车上呆了多久。

  突然听到吹笛,敲铜锣的声音,那声音一听就是丧事之乐。

  阿雅和阿乐一听,觉得这真的是晦气,怎么会在路上遇到这种事?

  “姑爷,外面肯定是死人了,而且,现在应该要从我们旁边经过。”

  这一条路不大,换成外面那些道路来算,其实就是以一条车道,三四米的宽度,两辆马车都很难同事通过。

  而现在那些人又是抬着棺材的。

  现在马夫同时也是死士负责人夔先生已经把马车停下来了。

  “姑爷,外面正好碰到遇丧事了,现在要么等他们先过,要么等我们先过。”

  这些事,在许多人看来都非常晦气的。

  所以,许多路人刚才看到这些的时候,都早早先躲开,等这些送葬的先过了,他们在经过。

  看这些送葬礼的阵势,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

  而且,看到许多旗子上都挂着‘飞鹤山庄’的旗子。

  “姑爷,这应该是飞鹤山庄的人。”

  在那旗子上还有一个‘刘护法’的字,这样来看,这葬礼,应该是飞鹤山庄的刘护法死了,才那么多人送葬礼。

  这一看都有上百人,这一队伍排得很长,前后都有人,现在叶晨他们这些马匹人马,他们经过的时候,怕是都围起来了。

  夔先生和那些死士,甚至韩先生都很担心,一个是他们要保护姑爷叶晨的安全,另外一个也是他们的安全。

  偏偏这个时候遇到,早知道,刚才要么在前面的路口逗留一段时间,要么就加速赶到前面的路口。

  “姑爷,你说怎么办?”

  “死者为大,我们让路吧!”

  没有必要和死人抢路。

  叶晨准备从马车上下来。

  至于马车拉到一旁。

  那些送葬礼的人自然也看到这边的旗子,是韩府的人。

  所以,前面带路的看到韩府这边让路后,自然也不会和叶晨他们有什么为难。

  叶晨站在那里,看到这送葬礼的路一直往前面走着。

  看得出,许多都是古武者高手,有武者高手,也有大武者高手,这飞鹤山庄到底是什么门派,叶晨还真的不知道。

  看到后面穿着白色孝服的男女老少在那哭哭啼啼,还有许多在扔那些死人钱纸的。

  那些人路过的时候,一直都有在那哭着,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晨倒是听说了,这个刘护法昨晚还是好端端的,今早突然吐血,然后被郎中诊断已经没有了气息,然后也就是被飞鹤山庄临时临急准备好,先把刘护法的尸体送回他的老家下葬。

  一般情况下,像这些古武者,特别是厉害的古武者,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死去的。

  即使是走火入魔,最多也就是疯疯癫癫而已。

  所以,现在叶晨听到那样说的时候,倒是觉得奇怪了。

  好端端的大吐血?

  郎中诊断已经死亡?

  在那些人从旁边路过,将近花了十几二十分钟,叶晨远远看着那一副名贵实木弄成的棺材,被八个人抬着往前面走去。

  “姑爷,他们终于走了,我们也可以走路了。”

  夔先生说道。

  幸好刚才叶晨主动让路,否则,如果因为不让路问题,那就麻烦了,夔先生很清楚就凭借他们这些人,很难保护姑爷的安全。

  “夔先生,帮我去找一下这位刘护法的家属,或许我可以看看死者的情况。”

  看看死者的情况?

  夔先生不明白?

  “或许,我能救活那位刘护法。”

  救活刘护法?

  这怎么可能?

  夔先生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姑爷那样说,夔先生急忙骑马,带上韩府的令牌,在前面很快,找到那些哭哭啼啼的刘护法的家属。

  “在下是护送韩府姑爷叶神医的先生,刚刚叶神医说,他可以看看刘护法的情况,或许可以救回刘护法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