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033章 花花大少的避嫌

作品: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作者:明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28 19:54:45|下载:少帅你老婆又跑了TXT下载
  康画柔回房洗澡后还是去找了趟康琴心。

  康琴心见她提起莉莉的事就无法理解,“阿姐,难道你也觉得就因为她怀了身孕,我们就能无视她从前的所作所为吗?我真想不通嫂子怎么能说出把人接回府的话。”

  “哪里是玉兰想的?她是替书弘说的。”康画柔坐在她床边叹息,“我也不是来劝你的,那个女人到底做了些什么我没你清楚。

  你素来有主意有分寸,既然你觉得不合适,那必然是真的不应该接回来,我劝你做什么?”

  康琴心心情稍霁,“那阿姐你过来是为何?”

  康画柔微微低头。

  “是薛瑶和你说了什么吗?”

  康琴心脸色凝重,试探性的问“到底怎么了,你这让我如何猜?”

  “薛瑶问我,今年清明我回不回去。”康画柔言辞为难,握着胞妹的手坦白道“心儿,我想回去给阿旭上柱香。”

  “阿姐,你前年、去年清明都回上海了,那薛家是怎么对你的?不是羞辱便是挖苦,薛太太更是不讲理,你今年还回去做什么?”

  康琴心抽出手,语气直接“你如此念着过去,还怎么有新生活?倒不是我见不得那薛家人,但薛瑶明知这种情形还问你回不回去,我看就没安好心。”

  “阿瑶和阿旭兄妹感情好,不过是闲谈时问的我。我想,她这么问自然是想我回去的,而且阿旭也是想见我的。”康画柔目光温柔,渐渐失焦。

  康琴心晃醒她,本来想制止的话出口就成了“反正我劝不动你,阿姐想去就去呗,顺心所为,你开心就好。”

  康画柔又迟疑,“妈知道了肯定又要不准。”

  “这确实是件难事,而且如今国内已定,清明这么大的事,爸是要带我们回老家祭祖的。”康琴心琢磨着道“你难道又称不回去?”

  “我毕竟是出嫁了的女儿,不去的话……”康画柔自己都说不下去。

  康琴心不愿谈这些不开心的事,随口问了几句今晚的情形,“对了,新荣表哥是不是把阿希也带去了?”

  “是啊,新荣说单独过去怕阿瑶别扭,想着既然是去比仑里学校的,就喊了表妹同行,阿希还带阿瑶去学校里逛了逛,她俩倒是处得不错。”

  听到这话,康琴心忍不住笑,揶揄道“他这样的花花公子竟然懂得避嫌了,可真有趣。”

  “你别这样说新荣,我瞧着他就是性格这样,喜欢逗人开心罢了。”

  “我知道表哥没坏心眼,也就是开开玩笑。”

  康画柔颔首,站起身道“我回家了过来看看你,你休息吧,书弘和莉莉的那件事,你依着你的想法,决定就成了。”

  “谢谢阿姐。”康琴心送她出门。

  接下来的两日,康琴心佯作忘了般对莉莉的事情只字不提,康书弘在家偶遇她的次数就渐长,但顾着面子怎么都没开口。

  后来,他就喊了姜玉兰出面当说客。

  康琴心反过来说了姜玉兰一通,劝她莫要太过贤惠,否则将来康书弘只会得寸进尺。

  现在收个姨娘回来,以后就会有二姨娘三姨娘。

  姜玉兰左右为难的出了她的房间。

  又过了两日,康书弘终于憋不住请了母亲出面。

  叶妩也来试探康琴心的口风,康琴心反问道“他不是不让我过问他的事情吗?怎么现在让妈您过来了?”“心儿,都是一家人,你不能这么和你哥哥见外。那女人怀着你哥哥的孩子,他能不担心吗?他的能耐你也清楚,要有办法把人救出来早救出来了,还能托你嫂子和我来请

  你?”

  康琴心兴致阑珊,无所谓的问道“那他准备如何啊?”

  “我同书弘说好了,外面安置个地方供她生产,生下孩子后把孩子抱回来让玉兰养,那女人是绝不会进府的。”

  康琴心接道“然后我们给她一笔钱再送她离开?那时候她能肯吗?”

  “不肯也得肯。你哥哥想明白了,以前就是那女人,挑唆着让他和江永旺和严索明交朋友的,她害书弘跌了这么大跟头,书弘心里也是有气。

  不过现在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能不管她,等孩子生下来就一拍两散,书弘不要她,她还能赖上我们康家不成?”叶妩冷淡道。

  “妈,你去和康书弘讲,想我把人接出来也行,但安置她直到把她送走期间,不准他去看她。”

  康琴心同叶妩说道“妈,你总得考虑下嫂子的心情吧?嫂子再贤惠,也不可能完全不介意这些事儿。

  让她养着其他女人生的孩子已经很是为难了,难道还真要让康书弘在外面安置个新家吗?”

  “你说的也在理,这件事上确实是玉兰受委屈了。”

  “可不是吗?人家母亲在医院里动了手术,不见女婿去探望,倒是关心个险些害他身败名裂的女人,能不让人心寒吗?

  嫂子完全是顾着当初你和爸对姜家的恩情才这般忍让的,否则一个千金小姐哪里受得了康书弘那样的脾气?”康琴心委实看不过去他们夫妻的过法。

  “但这些事妈做婆婆的,怎么都管不到她们闺房里去。我每次劝书弘的时候他都答应得好好的,转身却又故态复萌。”

  康琴心勾着母亲的胳膊“您就别叹息了,你别太宠着康书弘就成了,他现在就是仗着你和爸就他那么个独子才有恃无恐的。”

  “好了,不说你哥哥了。”叶妩拍了拍她,“那心儿,你瞧着什么时候,妈和你嫂子随你去接人吧?”

  康琴心想了想答道“等我回头给司二少打个电话吧。”叶妩“心儿,你最近是不是和司家的二公子走的挺近的?以前我和司夫人虽说有师生的情分在,但两家走动得并不频繁,你们也鲜少随我去司家走动的,怎么他会卖你面

  子?”

  “哪里是卖我面子?还不是上回您去司家找了司夫人?司夫人虽说明面上没答应你,但私下里总是和司二少提了提。

  否则他也不会轻易放人,那天我碰见司二少,他还说莉莉腹中的孩子是您的孙儿,不能让您伤心。”叶妩听得心情舒畅,“他真这样说?倒是错怪他了,原来是个重情分的孩子,这事我得亲自登门再去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