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二十章 麻烦精上线

作品:齐欢|作者:云霓|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8-16 14:56:37|下载:齐欢TXT下载
  闫四小姐如此决绝,让所有人都愣在那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崔颢,他快步上前握住了闫四小姐的手:“别……你别……都怪我,你这是要做什么……”

  闫四小姐摇摇头,笑容决绝:“不怪你,是我让你去闫家提亲,闫家长辈不同意,又是我让你坚持,可你退缩了,回到了燕山卫,要不是我性命相逼,你不会再来常州,方才我故意骂你,是心中恨你这样容易就放弃,其实我明白,你已经做的很好,如果不是为了我,岂会这样被人奚落……”

  “别说了,”崔颢低声道,“都是我不对,而且……那也没什么,二老爷说的都是实话,我是被人拐走当做**养起来,也确然做过下人,但那并非我所愿,不经闫家长辈应允我就将你带走才是我的过错,闫家长辈怎么说我都是应该,我只是怕你……你回去之后会受苦,现在只求闫家长辈能给我们一条活路。”

  崔颢说完将闫四小姐扶着坐下,然后试探着要拿走她手中的剪子。

  闫四小姐说什么也不肯放松,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闫二老爷:“二伯,你给一句话,若是你答应,我就随你回去,你不肯答应我今日就死在这里。”

  闫二老爷紧绷着脸,眼睛中仿佛要冒出火来。

  崔颢忽然双膝触地向闫二老爷跪下。

  万家兄弟纷纷喊叫:“大哥……”

  “是我的错,”崔颢道,“我跟着二老爷一起回去,任凭闫家长辈发落。”

  “好,”闫二老爷咬牙,“这件事在闫家已经遮掩不住,你们就随我一起回去,看看长辈要如何处置你们。”

  崔颢低头向闫二老爷道谢:“多谢二老爷,”他转头去看闫四小姐,“要回去就一起。”

  闫四小姐眼睛中满是泪水:“你这是何必,也许他们会让你死。”

  崔颢起身去搀扶闫四小姐:“那就死,你都不怕我一个男子怕些什么。”

  “都怪我,”闫四小姐凄然道,“要不是我算计你回来,也不会有今日,你还好端端的在燕山,是我对不住你。”

  崔颢摇摇头:“我辗转奔波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算计,好像我是什么重要的人,值得你花这样的心思,你说得对,我太容易就放弃,这次绝不会……”

  闫四小姐低下头,眼泪落在衣裙上,半晌才道:“好,那我们就闯一闯,如果能活下来,我就……照顾你一辈子,就算死……下辈子我也做牛做马报答你。”

  两个人拿定主意与闫家人一起离开,崔颢看向万家兄弟:“说到底这都是我的私事,你们已经为我做了许多,不要再卷进来。”

  万盛一边戒备地看着闫家人,一边走到崔颢身边低声道:“大哥,你是不是太莽撞了,这样去闫家,就等于将性命交与了闫家人,闫家如何能放过你。”

  “没事,”崔颢道,“本就是我错在先,早些时候我都想过了,出了事我会承担,你们不要因此焦心,回燕山卫去吧。”

  崔颢说到这里拍了拍万盛的肩膀:“也不要太悲观,说不得将来还会有喜事。”

  万盛嘴唇蠕动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吧,”崔颢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们回去与佥事大人说,若是办的妥当我会按时回去。”

  崔颢说完看向闫二老爷:“二老爷,让他们走可以吗?他们没有错,都是来帮我的,不要为难他们。”

  闫二老爷没有说话。

  崔颢道:“那我就当二老爷同意了。”

  说完这些,万荣将自己的衣衫脱下来递给崔颢,崔颢接过来仔细地穿好。

  闫二老爷咬咬牙,盯着崔颢:“这一路上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放心吧,”崔颢看向闫四小姐,“她在这里,我是不会走的。”

  说完话,一行人就要离开院子。

  闫二老爷又看了看那间屋子,沉声吩咐:“将里面的床盖都拿回闫家,免得到时候有人抵赖。”

  “何必这样呢,”崔颢看着闫二老爷,“我已经认了,任由闫家长辈发落,您就给我们留些颜面。”

  万家兄弟堵在门口不肯让闫家下人进门。

  闫家人强取免不了又要费一番功夫。

  “让他们拿着吧,”闫四小姐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怕的。”

  崔颢点了点头不再说话,闫家下人进门取了东西。

  闫二老爷走过去展开那床单一看,恨恨地道:“带上他们回闫家去。”

  闫家人带着人离开,万家兄弟究竟不放心,也紧随其后跟过去。

  闫家人渐渐走远,宋成暄将徐清欢从屋顶上抱下来。

  脚落在地上,徐清欢立即松开了手臂,稍稍站离了宋成暄一些,这动作做的行云流水。

  “谢谢宋大人。”徐清欢微微墩身行礼,如果她现在抬起头,应该会看到宋成暄低沉的目光。

  不过转眼只要遇见案子,徐清欢的注意力就被分去不少,她脑海中一遍遍重复着方才发生的事:“崔颢今日去探望我父亲,与我父亲说他是郑家被拐走的庶长子,请我父亲帮忙与郑家人说说,再仔细查查当年的事,他想要认祖归宗,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才会跟来这里查看,没想到看到这一幕。”

  今晚所见若是真的,倒正好解开了她的疑问,崔颢向郑家旧事重提是为了迎娶闫四小姐。

  不过就像闫家不愿意接受崔颢的理由一样,郑家也绝对接受不了一个被当做**豢养的庶长子。

  这样郑家从此之后在人前也没有了颜面。

  崔颢从小备受折磨,如今又被亲人抛弃,心中难免生出愤恨,王允那些人惯会利用这样的人为他们做事。

  这么看,今晚还算有些收获,不过前世为何崔颢没有提及这位闫四小姐呢?

  顺阳郡王是宗亲,他又是怎么掺和进这桩事中的。

  每次只要想到案情,她的眼睛就会变得更加通亮,方才目光下意识地向他撇了过来,显然是有事想要问他,但不知为何没有开口。

  她是有什么忧虑?

  宋成暄想到两个人刚遇见时,他对她心生疑惑,总觉得她藏着一个不能让人知晓的秘密。

  “想问我些什么?”宋成暄道。

  虽说宋成暄也是宗亲,可她现在突兀地问起顺阳郡王显然不太合适。

  她面露犹疑,略微有些为难,显然是因为这桩事多多少少与那秘密有关。

  徐清欢道:“线索还不明晰,不过至少我觉得崔颢的品行值得怀疑。”说到这里,她脸上不禁一热。

  宋成暄道:“你是说,还没成亲就将闫四小姐带出来……”

  徐清欢点点头:“闫家本就不同意两人的婚事,如今却被闫家长辈捉了个正着,闫家长辈若是不同意将闫四小姐嫁给崔颢,闫四小姐八成也就没了活路,除非……”

  除非闫家很疼爱这个闫四小姐,不过看闫二老爷的模样却不像,这样大张旗鼓地前来,还不忘记拿上证据,是想要给二人定罪。

  想到这里,徐清欢嘴角上扬浮起一丝笑容。

  笑容明朗的让人也跟着愉悦起来。

  “宋大人,我想到一件事,”徐清欢看向宋成暄,“从来都是我们追着他,这次就让那人追着我们走,这次我要让他输的心服口服,宋大人你说好不好?”

  或许是因为想通了一些事心中很高兴,她整个人都变得异常雀跃,说话的声音也是那么悦耳。

  宋成暄半晌才开口道:“你想做什么?”

  徐清欢道:“给他们惹些小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