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三百八十七 您是我尊贵的主人!

作品:荒野王座|作者:永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5-18 00:30:11|下载:荒野王座TXT下载
  看到李欢的手段,那三个海以为李欢也是巫师大人,无比惊恐的看下李欢脚下的那一堆废铁,他们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地方,急忙退了出去。

  “麻烦关上门。”李欢淡淡道。

  走在最后一位的海盗浑身颤了一下。停住脚步,然后转身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了起来,就像尽职尽责的酒店服务员一样。

  “这样还差不多。”

  阿巴迪在地上惨叫翻滚,看着李欢恶魔一般的样子,心下寒了十分。

  这到底是哪里爬出来的恶魔?这么毫无顾忌地施展折磨人的手段?而且还看得一脸微笑!索马里海盗以凶残著称,要杀人大不了也是对着头打,哪里有这些门门道道的折磨手段。

  这一次行动,李欢是真正下了重手。

  这上官晴被绑架给他带来的愤怒,细算一下,已经有十几个人的脑子被烧成了浆糊,就算在邦哥拉萨摩内乱,叛军攻城的时候,李欢也不曾用这么强烈的手段。

  自从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李欢害怕自己无法驾驭这么强大的力量而逐渐迷失本心,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心中的杀机与怒火,只有在忍无可忍或者对方实在太可恶的时候,才会主动出手。久而久之,李欢都觉得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虽然这样更利于正常健康的社会秩序,但李欢觉得十分压抑。

  而今天,李欢用炼气士的手段对付敌人的时候,却是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有种像是放出笼子的飞鸟,在蓝天下自由飞翔的感觉。

  而李欢的心态,也渐渐的释然起来。

  陈和尚也好,韩建国也罢,甚至上官剑,这些浴血疆场的将军下令杀了多少人?他们为什么没有迷失本心变成杀人狂?那是以为他们的站位,因为杀的是敌人。而面对自己的同胞的时候,在他们心里没了杀机,只剩下对生命的爱与尊重。现在,自己面对虽然不是什么国家敌人,但却是手中带着人命,染着鲜血的凶残海盗,其中更是有可能有中国人的鲜血。所以手段残忍一些狠一些,又何需有什么心理负担?

  李欢目光冷漠无情地看着阿巴迪在地上整整翻滚了五分钟,才出手解除了他的禁制。

  把禁制一解,饶是阿巴迪也是索马里这片危险海域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这个时候也呼呼地喘着粗气,两眼呆滞中带着无尽的恐惧,像个病入膏肓的老病号,却哪还有昔日叱咤风云的威风。

  “对了,我这里还有另外一种禁制……”李欢见阿巴迪还在傻愣愣地喘着粗气,整个人就像掉了魂似的,嘴角不禁逸出一抹冷笑,淡淡道。

  李欢那风轻云淡的声音,落在阿巴迪的耳朵里就像地狱深渊里恶魔吼叫的声音。阿巴迪匍匐在地,像是一位虔诚的信徒,惊恐的看着李欢:“我以我祖先的名字起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的仆人!”

  李欢一愣,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索马里水兵”首领这么经不起折腾,他还有很多后手没有使用呢,就举手投降了,而且还投降得这么彻底。

  李欢不知道,“巫师”的存在,在阿巴迪的眼里跟中国人眼里的神仙没多大区别,凡人再强悍,对那种未知而神秘的存在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就连上官剑陈和尚这种人都不能免俗。更何况,李欢刚刚让阿巴迪品尝过一次“一辈子难忘的体验”,阿巴迪再彪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承受得了。

  李欢呵呵笑道:“对了,刚才那个巫术,每年都会发作一次,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解除,如果你表现得让我满意,我想我会在这个期限来临之前帮你解除这个巫术的。如果你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李欢信步走到别墅的超大露台上,望着数十米开外的美丽港湾,淡淡说道。

  李欢的话听得阿巴迪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急忙跟了出去,拿出了以前非洲黑奴对待自己主人一样的谦卑态度,无比认真地地道:“我明白,尊贵的主人,请您放心,忠心的阿巴迪一定会竭尽全力为您服务的。”

  “是吗?那为什么你还站在这里?我的那些被你关押的朋友已经口渴了一天了,你知道该怎么做!”李欢不悦道。

  阿巴迪急忙道:“尊贵的主人。我现在就去请他们出来。”

  牢房这边,鱼鹰一号和另外一个战士持枪守在牢房门口。

  他们一直没有听到枪声,所以猜测李欢一直没有动手,神经一直紧绷着。

  越是等待,牢房里的战士们就越是觉得焦躁。

  “要不,我们去帮帮长官。”一个年轻战士对鱼鹰一号道。

  “长官肯定有他自己的安排,我们出去可能打乱了他的部署……”鱼鹰一号心里其实也心乱如麻,货轮上有活死人,这栋别墅里说不定也有。

  就当鱼鹰一号左右为难的时候,监牢外面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叽里咕噜的语言。

  “戒备!”鱼鹰一号轻轻拉动枪栓,所有人都是严阵以待。

  “里面的中国朋友听着,我是来放你们离开!”

  鱼鹰一号话音刚落,监牢外面首先响起一个蹩脚的英语,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这才走进监牢。众人一看,这不是索马里水兵的首领阿巴迪么?

  他高举着双手,慢慢走进监牢,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各位军人兄弟,实在是对不起了,我的手下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我现在就放你们离开。”阿巴迪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

  一众战士面面相觑。

  直到凶名远扬的阿巴迪大首领亲自陪着笑脸请他们离开牢房时,战士们这才相信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了。

  那位年轻的长官干了什么?

  就算李欢镇压了整个海盗集团,以阿巴迪的身份也没必要亲自陪着笑脸来请他们出去啊!牢房里光线昏暗,战士们走出牢房之后,才发现阿巴迪的脸颊还有嘴角都肿得老高老高,脸上还有明显被鞋子踩过的印子。

  一干战士沉默了,他们知道为什么阿巴迪陪着笑脸来释放自己了,从脸上看,阿巴迪可能是被打服的。

  在索马里要打服一位海盗头子,这不是天方夜谭么?以海盗的凶狠程度,就算卸下他们一只胳膊,对方也会用另外一只胳膊拿起枪来继续战斗。只有被杀死的海盗头子,绝对没有没打服的海盗头子!

  就在战士们惊疑不定,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个海盗捧着他们的装备枪械,恭恭敬敬地将这些东西归还给他们,众人检查发现突击步枪里的子弹都没有卸下,这才真正相信,海盗是真要释放自己。

  众人刚刚拿到装备,就看到李欢从别墅里走出来,阿巴迪看到李欢出来的时候,很自然地跑去过去跟在他屁股后面。

  “长……好!”鱼鹰一号下意识地立正,敬礼,想要叫长官不合适,这个场合直呼李欢的名字更不合适。

  “大家安全就好,你们离开这个地方吧,外面有接应的同伴,你们自己联络就行了,撤离的冲锋艇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有人问你们,你们就咬死说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干的,我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你们也没有被俘虏,而是潜入敌人内部进行行动。”李欢看着众人淡淡道。

  “为什么……”一个年轻战士不解:“是您把我们救出来的呀。”

  “你们服从命令就行了,哪里有这么多为什么!”

  通讯信号已经恢复,通话器里传来了上官剑洪亮的声音。阿巴迪被制服的时候,李欢就解除了通讯封锁,现在,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地传回了临时指挥部。

  李欢刚刚那句话,相当于他放弃了解救人质的功劳,给了上官剑一个天大的面子!索马里现在可聚集了不少国家的记者在关注这件事情。

  一旦被人知道海军战士被人俘虏,不仅上官剑抬不起头来,海军部以后肯定也会成为笑话。

  “上官将军,陈义会把人质带回去,我带着阿巴迪去货轮。”李欢言简意赅。

  “好!”这个时候,上官剑对李欢的能力已经没有任何的怀疑。

  看着监控视频里,李欢将人质带出大门口和陈义汇合,朝着码头方向前进,上官剑忽然心里有些嫉妒。怪不得听人说,陈和尚一提起李欢就好像提起宝贝来,容不得别人说李欢半句不好。

  现在看来,如果自己手下有这么一员猛士,自己可能比陈和尚更加护短。如果自己手下有李欢这样的能人……

  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让陈和尚遇到了呢?而且这小子怎么对陈和尚这么死心塌地呢?

  难道是因为陈和尚的孙女?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止你陈和尚有孙女,我上官剑也有孙女呀!

  众人来到码头,陈义带着海军战士返回指挥部,李欢将阿巴迪弄上冲锋艇,头也没回,甚至一句话都没说,启动冲锋艇。强大的发动机推动冲锋艇在水上切开了一条白线,朝货轮停靠的方向驶去。

  李欢娴熟的驾驶着冲锋艇,以每小时八十海里的速度在大海上驰骋,上官剑的安排非常周到,这艘冲锋艇上,装配着一架大口径的机关枪以及数千发子弹。

  很快,海平线上就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那是六万吨级货轮的轮廓。看到那个轮廓之后,李欢放慢了速度,警戒周围会出现的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