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78章 心事重重的刘震宇

作品:女校小保安|作者:素手添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8-12-29 21:13:32|下载:女校小保安TXT下载
  尊主冷哼,走到沙发处坐下,“杨逸风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倍感出人预料,整垮了高格不说,连陈家也弄垮了,不知道下一个又该是谁了。”

  曹管家皱紧眉心道:“尊主大人,这个杨逸风很不简单,我认为他是我们拿下神雀城的巨大障碍,必须得想办法除掉,要不然任由杨逸风发展下去,只会对我们更加的不利。”

  尊主面色沉冷,他也感觉到了来自杨逸风的威胁。

  活这么大岁数,他还是头一次感受到一个晚辈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威胁。

  就是女皇也达不到杨逸风这种程度。

  “如何除掉?之前闻人高格的事情刚刚平息,这个时候我们出面,岂不是容易引火烧身?”尊主沉佞看向曹管家。

  曹管家忍不住打个激灵,尊主的目光太具有威慑力了。

  稳了稳心情,曹管家又说道:“单靠我们的力量怕是不行,我们可以寻求与其他人的合作,借用他人的力量一起将杨逸风给除掉。”

  “其他人?”尊主拧了拧眉。

  “我听说月萧派的掌门与杨逸风有过节,我们可以借用这一点与月萧派合作,撺掇他们对杨逸风下手。”曹管家建议道。

  尊主又拿起了那份文件,扫一眼又道:“这上面说,女皇对月萧派领导的乾月集团已经开出了巨大的罚款?”

  曹管家点头,“因为乾月集团与陈飞胜勾结,进行非法操控垄断神雀城三分之一的生意,女皇震怒,开出了这次的处罚,不过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煽风点火,激起月萧派掌门对于神雀城的不满,让他们助我们尽快拿下神雀城。”

  尊主冷哼,摇摇头,又把文件给放在茶几上,“月萧派的掌门已经心甘情愿缴纳了罚金,这说明什么?说明月萧派畏惧神雀城,不想与神雀城作对,这才乖乖向神雀城缴纳了罚款。这种没用的门派,与他合作有什么用?”

  尊主看不上月萧派。

  曹管家犯难了,“不用月萧派,那我们与谁合作?”

  单单依照他们的势力肯定是不够的。

  “魔化门。”尊主紧了紧眉心。

  “魔化门?曹管家皱眉,“这种门派远比上月萧派的。”

  “别看魔化门发展的没有月萧派那么大,但魔化门的实力一点不比月萧派弱。而且根据情报,魔化门对神雀城那是虎视眈眈,颇有野心,想要将其拿下。”

  曹管家冷嗤笑了,“魔化门不过就是有点名气的门派,但想要拿下神雀城,无异于痴人说梦。”

  “你还真别看不起魔化门,这个魔化门不简单的,我们不可小觑。”尊主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如何不简单?还请尊主大人解惑。”曹管家恭敬道。

  “据我所知,魔化门的刘掌门已经将他的一个儿子派去了神雀城。在神雀城当卧底,但究竟是谁,我还不清楚,据说混的还不错。”尊主透露道。

  “这个刘掌门的确有野心,也有手段,神雀城可是天下第一大城,现在又加入了一个杨逸风,那就更加不简单了,他居然能够让自己的儿子潜入在神雀城,的确说明魔化门有两把刷子。”曹管家开始正式瞧魔化门了。

  “亲自去魔化门跑一趟,将他们的掌门约出来,我要跟他见个面。”尊主看向曹管家吩咐道。

  “尊主大人身份贵重,这种事情还是由我们这些人来做吧。”曹管家担忧尊主的安全。

  “无碍,记住这件事情一定要给我办妥当了,另外对待刘掌门客气点。”尊主不放心的叮嘱。

  “遵命,尊主大人。”曹管家正准备下去,想到什么后,曹管家又抓紧看向尊主,“对了尊主,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汇报。”

  “何事?”

  “我们的人在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要逃亡的女子,她们自称认识陈飞胜,其中一个女子还自称是凌云城的公主,您看要不要见见?如果不想见,我就直接让人将她们给就地正法了。”曹管家的眸子含着冷意。

  尊主抬手制止,“让她们进来吧。”

  “好,我这就去安排。”

  …………

  稣香酒楼。

  “大家再多喝点,多喝点。”杨逸风这边还在如火如荼的喝酒,不过南宫灵萱不胜酒力很快都有喝醉的迹象了。

  诸葛玉函也是脸颊酡红,开始单手托腮,胡言乱语。

  杨逸风看着,很是无奈,他让思绪还尚且清楚的叶紫潼把诸葛玉函和南宫灵萱给扶到了车里,一会送她们回去。

  包厢房只剩下杨逸风和刘震宇的时候,两个人仍是干杯喝了几杯酒。

  结束的后,杨逸风穿上黑色的大衣,他看向那边,站起都有些摇晃身体的刘震宇,动了动眸子,问一句,“震宇,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一直闷闷不乐的?如果有什么不能够解决的事情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杨逸风的一句话,却是把喝醉的刘震宇给震得清醒一些了,他赶紧摇摇头,“没,没有。真的没有。”

  杨逸风皱皱眉,越发觉得刘震宇有些不对劲,不过刘震宇不想说,杨逸风倒也不强迫,“那行,随你吧,不过真的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大可以来找我。”

  杨逸风拍拍刘震宇的肩膀,走出去了。

  刘震宇复又坐回椅子,面上浮现怆然,痛苦,无奈,“这种事情,我根本就不能够说的。”

  不久后,刘小四来了,他是接到刘震宇的电话,知道他喝多,来接他的。

  “少爷,你怎么喝这么多啊?”刘小四走进来的时候,见刘震宇还在默默喝酒,赶紧上去阻拦。

  “滚开!”刘震宇的心情很不好。

  刘小四无奈,“少爷,你这是喝多了?我是小四啊,现在天色都晚了,一会人家酒楼就该打样了,你还是跟着我回去吧。”

  “回去做什么?你,给我坐下,陪我继续喝!”刘震宇拉着刘小四坐下,把半瓶子酒重重搁置在他面前,让他倒酒。

  “少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现在真的不能够喝了,另外……”刘小四谈到这,还东张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