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79章 陈奇玮跑了

作品:女校小保安|作者:素手添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8-12-29 21:13:32|下载:女校小保安TXT下载
  刘震宇见此,心头没由来的烦躁,他拿起酒杯往嘴里灌,“家里又来什么信了?”

  “少爷这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回去吧。”刘小四去拉刘震宇,打算把他给扶出去。

  刘震宇推开刘小四,带着一身的酒气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就在这说!”

  说完,刘震宇又跌回了椅子。

  刘小四叹息,“是这样的,刘掌门来消息称让少爷不要总是围绕杨逸风转,我们的核心是为了发展自己的势力,另外,刘掌门还要少爷每半个月都要将神雀城有关的重要消息都传递过去……”

  啪!

  刘震宇恼怒拍桌子,“他们把我当成了什么?工具吗?之前说好了是一个月送一次消息,现在又变成了半个月?他们怎么一点不顾及我的安危?我的难处?”

  “少爷,你小点声音,这可是在神雀城的地盘,万一要是让有心人听去,那我们还不得倒霉?”刘小四赶紧劝阻。

  刘震宇心烦不已,但也知道刘小四所言的严重性。

  “我知道了。”就算刘震宇心里不想,但也得接受这个命令。

  经过刘小四的劝阻,刘震宇还是回去了。

  …………

  另外一边。

  杨逸风正开车打算把醉酒的诸葛玉函送回家,然后带着叶紫潼和南宫灵萱回别墅。

  “杨逸风,干杯啊,这一杯我敬你,敬你……”诸葛玉函坐在后面醉醺醺的挥舞着手,似乎想不起什么词,好看的眉紧紧揪起。

  “师父,我们继续喝啊,师父,我好喜欢你呢。”南宫灵萱脸颊通红,醉的更是不成样子,抱着叶紫潼就要亲吻上去。

  叶紫潼打个冷激灵,这是把她当成杨逸风了。

  “杨大哥,下次我再也不跟她们两个酒鬼出来喝酒了。”叶紫潼苦笑,还得要不停对付身边的两个醉鬼,防止她们偷袭。

  杨逸风勾了勾唇,“你要是喝醉,跟她们的表现也差不多。”

  叶紫潼尴尬的脸红,杨大哥还真不给人面子。

  叮铃铃!

  就在这时,诸葛玉函的手机响了。

  诸葛玉函醉醺醺的去掏口袋里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对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令诸葛玉函猛地坐起,酒劲都清醒了大半。

  杨逸风察觉到,不由紧了紧眸子,知道要出大事情了。

  “玉函,出什么事情了?你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吓人?”叶紫潼疑惑看向诸葛玉函。

  原本困顿睁不开眼,还耍酒疯的叶紫潼,似乎也感受到了诡异的气氛,意识也渐渐回归一些。

  挣扎,努力坐好身子看向诸葛玉函。

  诸葛玉函却是焦急看向前面开车的杨逸风,“逸风,陈奇玮跑了!”

  杨逸风眸子倏地闪过惊愕,很快又归入冰冷深邃的眸底,神色冷沉的不像话,“牢房十分牢固,还是进行过加固的,陈奇玮怎么会跑了?”

  叶紫潼和南宫灵萱也着急看向诸葛玉函。

  “那边给我来的消息是,陈奇玮一直嚷嚷着要见女皇,女皇也同意了,但就在见过女皇后,在被押回去的途中,陈奇玮设法逃跑了。”诸葛玉函忙说道。

  杨逸风眸子紧了紧,一股怒火窜上心头,“早知道我就该早毙了这个臭小子!”

  “早就知道陈家父子不是省油的灯,我们应该加大防备的。”叶紫潼叹息,也气恼不已。

  “我现在严重怀疑那个陈飞胜受刺激发疯也是假的,如果他要是申请保外就医,一定要格外的注意了。”南宫灵萱听此消息,震惊的清醒了不少。

  “我这就让人加大对陈飞胜的看管。”诸葛玉函说道,虽说她是神雀城的大主教,主管情报部门。但因为此案她也有参与,所以有话语权。

  再者大主教的地位在神雀城很不一般。

  “你们坐好了,我们去女皇那看看。”杨逸风转变了开车的方向。

  顾及到车里女子有喝醉的迹象,他倒是没开太快。

  车里的女子都用内力将体内的酒精给快速消化分解,这下她们更是清醒不少。

  到达宫里,杨逸风直奔女皇所在大殿。

  苗嬷嬷走出来恰好看到杨逸风他们从车里下来,赶紧迎上去,“杨公子这么晚来怕是已经得到陈奇玮少爷逃跑的事情了吧。”

  “什么少爷,现在已经是罪犯了。”南宫灵萱忍不住嘀咕一句。

  苗嬷嬷尴尬笑笑朝杨逸风邀请,“杨公子请进去吧,女皇也正想找你呢。”

  “出了事情就只知道找我们师父。”南宫灵萱又忍不住嘀咕一句。

  苗嬷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硬着头皮邀请他们进去了。

  女皇在里面正扶额痛心疾首。

  听到走路的声音,不由皱眉,抬头看去,眼睛微亮,“杨逸风,你来的正好,奇玮被我批评一顿跑了,我希望你尽快将他给捉拿归案。”

  “这件事情直接由相关部门处理就成了,何必还要麻烦杨大哥?”叶紫潼忍不住发牢******皇眉头一皱,苗嬷嬷站出来训斥,“女皇跟杨公子说话,何时有你插话的份了?”

  苗嬷嬷还是极度维护女皇威严的。

  杨逸风紧了紧眸子,刚想出面说话。

  女皇朝苗嬷嬷抬手,示意她下去。

  她知道杨逸风身边的女孩都没什么坏心思,心直口快的。

  另外眼前的叶紫潼与她女儿年纪相仿,女皇也不忍责备,况且她也不是那般不能够容人的。

  女皇看向杨逸风,“罢了,我刚才也是气坏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杨逸风倒是没拒绝,在他看来,的确也没必要出手。

  “我们单独谈谈可好?”女皇还是第一次心平气和地正视杨逸风。

  杨逸风觉得女皇估计是想跟他谈谈闻人妍儿的事情,倒是没拒绝。

  “几位跟我来吧。”见此,苗嬷嬷主动将这几位女子带去别的地方招待她们。

  她们也知道杨逸风和女皇有正事要谈,一个个没再打扰走出去了。

  “坐吧。”女皇指了指座位,态度平淡但少了不少女皇的孤傲。

  杨逸风坐下去,神色淡淡,“女皇是打算跟我谈谈关于妍儿公主的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