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70章 幸好还有一个优点

  第570章 幸好还有一个优点

  “什么钱眼子,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徐子荞睨了岑橙一眼,“你看这花开得娇滴滴的,偏要给人摘下来,对花对钱包,都太残忍了!”

  岑橙狠狠翻了个白眼,“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钱!”

  韩敏儿伸手拿过花束中地花牌,同情地看了一眼钱眼子徐子荞,说“这个牌子的花束可不便宜,这么一束,得有五六千。”

  果然,徐子荞瞪大双眼,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这只是今天的份,”想到公司前台的“盛景”,岑橙咧嘴一笑,故意刺激道,“这个叫做劳伦斯的粉丝估计是个土豪,每隔一天就会订一束这种红玫瑰送到公司前台。不过前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通知我们,放在前台的玫瑰花都能开花店了。”

  “每隔一天?”徐子荞倒抽一口凉气,肉疼地说,“不知道能不能跟这个粉丝商量一下,以后还是别送花了,送钱多妥当!”

  岑橙“……”

  韩敏儿看着徐子荞仿佛被人割了肉的痛苦表情,小声道“……好、好像是有那么点浪费……”

  “我今天把花带过来就是想问问你,你认不认识这个叫‘劳伦斯’的粉丝……哦,对了,你可以看看花束里面,有一张卡片。”岑橙道。

  这个名字的确有点熟悉,但徐子荞一时也没有想起来,伸手在花束里探了探,果然摸出一张不大的精美卡片。

  你只一眼,望进我的灵魂。——劳伦斯

  “哇!‘你只一眼,望进我的灵魂’,这个人事谁啊?又浪漫又肉麻!”韩敏儿探头偷看了一眼。

  “这个人……”徐子荞蹙眉。

  “你认识?”韩敏儿八卦地凑了过去。

  徐子荞摇了摇头,从记忆中扒拉出一点微薄的印象,“不认识,但是在a国录节目的时候,我就收到过一样的花……语气和字迹都是一样的。”

  韩敏儿按住心脏的位置,感叹道“嘶~从a国跟到这里?听起来怪感人的,应该不是普通的粉丝……大荞,他肯定是在追求你!哇,好浪漫啊!”

  比起韩敏儿满脑袋小女生的憧憬,徐子荞反倒觉得有些头疼,“这位劳伦斯送花这件事,咱们都当作不知道,明白吗?”

  “啊?为什么?”韩敏儿捧着玫瑰花,可惜地说,“你真的不好奇?这么浪漫的人,可比你家那位冰山痴情浪漫得多了。”

  “我可没有九条命,还是别那么好奇,况且,”徐子荞幽幽地叹气,道,“哄人可累了。”

  韩敏儿“……”狗粮什么的,她不吃啊摔′д` …彡…彡!

  “挺好,还知道怕你家那位冰山,那接下来的两件事算我们达成一致了。”岑橙满意地说。

  “什么?”

  “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很敏感吧?借这次机会,以前的黑料已经一并澄清了不少,最近你的话题已经从热搜榜慢慢降温,但是这段时间里,粉丝数量出现过两次飙升,并且至今为止,数量还比较稳定。这一仗,我们算是成功了。”

  “这是好事啊,怎么反而这么严肃啊?”韩敏儿奇怪。

  “我这次应该算是娱乐圈的教科书式‘洗白’了吧?”徐子荞一边拆开一盒手工饼干,一边知趣地分析,“这样一来,盯着我的人就不会少了。”

  “算你还知道自己的处境,”岑橙吐槽了一句,才重回正题,“还记得吴欣怡吗?”

  一听这个熟悉的名字,徐子荞便忍不住噗嗤笑出声“记得啊,怎么,她还对我爱得深沉?”

  岑橙冷呲一声,说“何止爱得深沉,都快疯魔了,我估计你当年对她的打击太大,人家到现在都对你记忆深刻。”

  “是那个往国际影坛闯的吴欣怡吗?”韩敏儿好奇地问,“大荞你跟她还有一段儿?”

  徐子荞满头黑线地看着韩敏儿……啧,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说得好像她跟吴欣怡有一腿儿似的。

  “当然啦,你别小看徐子荞得罪人的能耐!”岑橙吐槽。

  “这哪儿是我得罪人?明明是她小心眼儿,”说起这事儿,徐子荞可委屈了,“几年前我和她同时提名华艺奖最佳女主角,最后我拿了奖,结果第二天,她联系上我,要约我吃饭……我们那时连话都没有单独说过,但是她是娱乐圈的前辈,前辈有请,不去就是耍大牌。可我去了才知道,这位前辈真是心大,竟然是把自己的金主介绍给我认识……”

  “哈?”韩敏儿大张着嘴,半天才嗫喏出一句,“这……这么大方?”

  岑橙没好气地从后视镜里瞪了两人一眼,说“那会儿吴欣怡打算进军国际影坛,正跟她的金主谈分手,那位金主对吴欣怡不错,介绍了一个e国的影视大佬给她,两人也算好聚好散。正巧前一天参加颁奖典礼,看中了徐子荞,就让吴欣怡牵线来了。”

  韩敏儿懂了,“大荞铁定拒绝了。”

  “对啊,现在想想那位金主也是个风流不下流的,他明里暗里试探了我几次,见我都没有点头,也就作罢了,”徐子荞叹了口气,说,“可是没想到吴欣怡从那以后就跟我杠上了,以给我制造各种绊子为乐趣,坚持多年,乐此不疲……还真是奇了。”

  “哈哈,她估计是觉得你假清高,”韩敏儿偷笑道,“而且,人家小心翼翼伺候的金主,你弃若敝屣,她肯定觉得你借机踩了她一头。”

  “冤枉死我了,那时候我可是心如止水,一心赚小钱钱,哪有心思谈恋爱?况且又不是只拒绝了她那位前金主一个人。”徐子荞无辜摊手,“我哪儿知道人的脑洞这么可怕?”

  “喂,重点错了,人家应该只是想包养你,谈个屁的恋爱啊!”岑橙没好气地说。

  “但是我那时候以为是,所以我就很认真地拒绝他啦,要是知道他是想包养我,我估计还会赠送两拳头吧。”徐子荞笑嘻嘻地说。

  “呵呵,吴欣怡正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你这次成功洗白,只有不知道真相的圈外人会相信是因为‘身正不怕影子斜’。在这个圈子里,被莫须有的屎盆子扣死的人不差你徐子荞一个,没道理你徐子荞就能得老天爷偏爱……比起老天爷,这个圈子里,大家更愿意相信靠山的力量。所以现在大家都在等,等你背后真正的金主现身。”

  “哎,难道没人猜容二少吗?这么多显而易见的证据,大家为什么要忽略掉?”徐子荞问。

  岑橙同情地看了她一眼,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幽幽地说“因为大家都觉得,容二少这种长相出众,品味比长相出众,家世比品味更出众的男人,根本不可能看得上你这种虚有其表……胸大无脑的女人。”

  徐子荞哑然地张了张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还好还好,至少还有一个‘胸大’这个优点。”

  岑橙、韩敏儿“……”这是重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