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零六章 走过你来时的路

作品:奶爸大文豪|作者:肉都督|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13 16:35:54|下载:奶爸大文豪TXT下载
  “继《许三观卖血记》之后,张重再次给了我惊喜。我要谢谢张重,谢谢他带我们去到茶峒这片陶渊源看到了至美的人性。我时常在思考,在如今这样一个升平的社会,作家所要承担的责任是什么,而从《边城》中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在迷途中寻找早已丢失的美好,将浮躁剥离,人与人之间……而《边城》的不完美结局似乎也揭露了张重的想法,既象征着现代文明对传统文化的剧烈冲击,也控诉了现实中传统美德的丧失。”

  ——庄语

  “张重让我很是意外。不得不说,在他身上,我总能处处看到惊喜。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的外表惊到了。他竟然比我儿子还小,说实话,这真是一件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因为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已经老了,不是那种身体上的衰老,是从内而外的颓败感觉。不过对于《边城》,我还有些意见。张重未免太过残忍,翠翠这样晶莹剔透,人间难得的女孩子,你竟然也舍得让她落得如此悲凉的结局。别跟我说什么故事本天成,你只是手写出来的,我也是作家,你蒙不了我。”

  ——刘源

  “虽然我对张重的某些诗很有意见,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小说确实令人惊叹。”

  ——林艾

  “如果几个月前,有人告诉我张重能够写出来《边城》这样的小说,我肯定是不信的。但是现实总是如此的玄之又玄,《边城》这样极具浪漫主义的作品恰恰就是这位侦探小说大师所作。”

  ——《华文书社》

  ……

  《边城》出来之后,几乎就没有差评,各大媒体,文坛大佬相继发声,都是一片赞美。

  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边城》本身,这么多人出来捧也有一部分孔舟的原因。

  孔舟之前几天骂张重骂得很欢快,转头就被文化部点名批评了。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都不约而同地把这件事情跟张重联想到了一起。

  张重在文化部有人,大家很容易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媒体的作风向来很现实,见风使舵的本事不输于“变色龙”,现在对《边城》大捧特捧的媒体中,有几家之前还积极地刊载孔舟骂张重的文章,唯恐天下不乱。

  现在孔舟出事了,他们也怕张重秋后算账,所以态度都很积极。

  这些媒体都是没有底线的,像别人就算是捧也是正常捧,但是他们就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华夏文坛领军人物。”

  “力压群雄,诺贝尔文学奖唯一希望。”

  张重看到这些话的时候,都有些迷惑,这些媒体到底是不是在捧杀他?

  这次跟张重有过联系的人基本上都出来说话了,不过这其中王忆却排除在外。

  王忆心里苦啊,之前《许三观卖血记》出来的时候,他还能把张重往伤痕文学上靠,但是《边城》他却完全没有脸把它跟伤痕文学联系到一起。

  有个毛线的伤痕,除了最后开放式的结局之外,全文都美到不行,这满满的浪漫主义,他也不能装作看不见。

  只恨庄语那个老匹夫还能把《边城》往寻根上面靠,这一仗,是他输了。

  ……

  “儿子,我再给你念一段啊,这一段是庄语说的,咳咳,继《许三观卖血记》之后……”

  周三晚上,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胡慧芳抱着手机,一直笑得合不拢嘴,连续给张重读了好几条别人的评论。

  胡慧芳看他们夸自己儿子,比自己被夸还要高兴。

  张重坐旁边只是笑着,并没有发表意见。过了一会儿,他对张行军说,“爸,明天下午我把芃芃送到你店里去,我还有些事情,等到事情忙完了之后我尽量赶回来。”

  “有事?”张行军问道。

  张重点了点头,“嗯,回学校一趟。”

  听到张重的话,胡慧芳也放下手机看了过来,“你回学校干嘛?这不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事情?”

  “学校跟我联系了一下,说是让我去做个演讲,之前已经同意了,不过没想到芃芃忽然放假。”张重简单地将情况说了一下。

  张行军一拍大腿,“这是好事情啊!应该早点跟我们说才对,我还看什么店,明天我带芃芃去你们学校看你演讲,你就不要操心了。”

  “你那店不看了?再说,你们过去也看不了,演讲是室内的。”张重说道。

  “店关个半天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你演讲么,让留个座位应该不难吧。”张行军笑呵呵地说道。

  胡慧芳也笑道,“要能留的话,给我也留一个,我把课调一下,明天也去看看。我还没看过你演讲呢,上次你去领奖,我也是在电视上看到的。”

  张重面色有些发苦,其实留座位这事对他来说肯定不难,学校方面也肯定会给这个面子。

  可是他不太想带他们过去,虽然只是校内的演讲,但是说不定就会引起媒体关注,如果有那些没有职业道德的媒体拍到了,可能父母和芃芃他们就要曝光了。

  不过看着父母他们期待的眼神,张重也不想让他们失望,就点了点头,“我问一下学校那边,看能不能给你们安排位子。不过到时候我肯定不能照顾你们。”

  “这你放心好了,我们还需要你照顾?”

  张重摇了摇头,“你们我不担心,不过芃芃一定要看住,别到时候我在上面说话,她在下面忽然跳起来。”

  胡慧芳呵呵直笑,“还真有这可能,不过你也放心好了,到时候我肯定把芃芃的嘴捂住。”

  正在看电视的芃芃,忽然有所感应,扭头看向奶奶,眼睛睁得老大,一脸疑惑道,“奶奶你要捂我的嘴吗?”

  “没有,你听错了,我是说明天带你去玩。”

  “玩儿?”说到吃和玩的时候,芃芃会露出一种特别的表情,像是笑,但是又显得格外古灵精怪。

  她脸上的苹果肌和梨涡这时候会变得很明显。

  虽然见过很多次这样的表情,但是胡慧芳还是被她逗笑了,伸手把她搂在怀里,笑道:“嗯,带你去你爸爸的大学玩儿。”